筆趣看 > 妖神傳說之落櫻 > 第兩百二十五章 提前走后門

第兩百二十五章 提前走后門


  司落櫻見木云澈發呆,便開玩笑的問他在思念何方佳人?

  木云澈回過神來,一本正經的回道:“我在想,冥王大人這次提前回來,是因何事兒?”

  司落櫻蹙眉:“小澈,你為何如此擔心,冥王大人從前不也偶爾會回來嗎。再說了,他之前不是說了,要考核咱們的修為。提前回來幾日,也很正常,畢竟帝都上京城這幾日,出了不少事情。”

  木云澈顯得有些憂心的道了一句:“希望如此。”

  司落櫻看著憂心忡忡的木云澈,眸光有些暗淡道:“小澈,你是不是擔心冥王大人知曉你我二人的事情不同意,會拆散我們兩個。你是害怕會背上不孝子的罵名,被趕出冥王府嗎?”

  木云澈扳過司落櫻的肩頭,雙眼緊盯司落櫻的雙眸:“是你不要擔心,你我都不會被趕出冥王府。”

  司落櫻有些疑惑不解的看著木云澈:“你為何如此肯定?”

  “因為你我的身份兒。”

  司落櫻越加疑惑不解:“你我是什么身份兒?”

  木云澈微微遲疑了一下,十分敷衍的回了一句:“冥王的義妹和義子。”

  說完,不給司落櫻再次提問的機會,將司落櫻塞進了馬車。

  二人驅車趕回冥王府的路上,司落櫻道若是冥王木寒水知曉二人私定終身的事情,那她就破罐子破摔,直接挑明。

  到時冥王木寒水若是死活不肯讓她與木云澈在一起,用那些禮教條框束縛二人,她就離家出走。

  說完,她問木云澈是否有和她一樣的想法?

  木云澈沉吟了一會兒后才道:“無論你在哪里,我的心都是和你在一起的!”

  司落櫻對于木云澈這樣的回答表示十分的不滿意,道她都如此主動的要拐著木云澈與她私奔了,木云澈怎么是這般不情不愿的不明確態度?是不是因為害怕冥王木寒水,后悔要和她在一起了?

  木云澈握著司落櫻的手,讓她不要胡思亂想,不管怎樣,他都會與司落櫻共進退,會守護司落櫻一生一世,甘愿為其付出生命!

  司落櫻聞言,一下子感動得眼淚都流了出來,說她此生也定不會辜負木云澈。

  二人說話間,馬車行駛到了冥王府,剛跳下馬車,就看到侯在大門口的管院木修。

  管院木修道冥王木寒水客堂廳等候多時了,請司落櫻與木云澈二人趕快過去。

  二人隨著管院木修入到會客廳內后,就見冥王木寒水坐在正中,除了出嫁的五小姐木棉花之外,大小姐木芙蓉、二小姐木槿花、三小姐木槿花以及四小姐木絨花全都坐在其內,就等他們二人到來。

  司落櫻見這陣勢,不免有些緊張,猜測是不是冥王木寒水知曉了她與木云澈私定終身的事情,要問責了?

  不過,剛才司落櫻就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冥王木寒水如何攔住,她都要與木云澈一起攜手走下去。不如就趁這個機會,將她與木云澈的事情挑明,攤開來講。

  想到這里,司落櫻看向木云澈。結果木云澈看都未看她一眼,便徑直走到冥王木寒水身側站立,留司落櫻一個人杵在會客廳中央。

  端坐在上方的冥王木寒水,看著司落櫻問道:“你是有何事要稟告嗎?”

  司落櫻看向木云澈,但見木云澈就好似一根木頭一般杵在木寒水身側,便朝木寒水深施一禮,賭氣道:“沒事兒,我就是發現某人是個說得比唱的還好聽的膽小鬼。”

  說完,她大跨步走到椅子前面,按輩分,一屁股坐在了木寒水左邊下手的首位。

  木寒水環視了眾人一眼后方道:“帝都上京城近些時日不會清靜,我打算將你們全都送走。”

  木槿花這個急性子聞言,立刻站起:“為什么,我們做錯了什么,要將我們趕出冥王府?”

  木寒水看了一眼木槿花,繼續又道:“昆侖山的昆侖墟、蓬萊仙島的百花門,你們選一個吧?”

  木槿花這才知曉,原來木寒水是因為擔心她們的安全,要走后門,提前把他們送進各大名山大派去修行,急忙抱歉的坐下。

  坐在司落櫻肩頭上的鸑鷟,聽到這么快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去昆侖墟,登時兩眼放光的嚷道:“當然是要去昆侖墟了。”

  木寒水聞言看向司落櫻:“你和它想得可一樣?”

  司落櫻一心想要去四海九州第一大名山大派昆侖墟求道,自然沒有意見,于是點了點頭。

  木絨花也立刻表示,她也要去昆侖墟,悠哉喝茶的木芙蓉也抬了抬手,表示也要去昆侖墟。

  木海棠一直都十分崇拜蓬萊仙島開創第一女子門派百花門的門主衣勝雪,自然不想錯過這次的好機會,選擇去蓬萊仙島的百花門。

  木槿花并未發表意見,而是看向木云澈,問道:“云澈哥哥你去哪里?”

  站在木寒水身旁的木云澈,又開始處于神游狀態,仿若沒有聽到木槿花的問話,沒有任何反應,反倒是不喜歡回答別人提問的木寒水,開口回答道:“國學府已經狀告到府上,木云澈留在冥王府閉門思過。”

  木槿花聞言立刻道:“那我也哪里都不去,要留在冥王府。”

  司落櫻聽到木云澈被罰閉門思過,立刻跳出來替其喊冤:“又不是小澈的錯,為什么要罰他?”

  木寒水挑眉:“你有意見?”

  木寒水一向在冥王府說一不二,沒有人敢反駁他,司落櫻咬著下嘴唇,迎著木寒水的目光,小聲抗議道::“我就是覺得小澈沒有錯,不應該受罰。若是你一定要將他留在冥王府受過,那我也要留在冥王府。”

  “你已經做出選擇,就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木寒水丟下這一句話,便轉身離去,不再給司落櫻說話的機會。

  司落櫻氣得一跺腳,沖到木云澈身前:“小澈,冥王大人要把你留在冥王府,你怎么都不說話。”

  木云澈還未開口,木槿花就湊到木云澈近前,一把挽住木云澈的手臂,笑對司落櫻道:“這還不簡單,云澈哥哥不想和你去昆侖墟,想和我留在冥王府。”


  (http://www.hpimmt.icu/70_70401/4814925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青海11选5推荐号码 赛车pk10基本走势图 两分彩开奖历史 福建11选五开奖顺序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图库 网易旗下的新马快乐8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 像pc蛋蛋网 捕鱼达人2老版本下载 熊猫四川麻将下载安 奥特佳股票最新消息 长春吉祥棋牌最新版 …? 东方6十1基本走势图 快三倍投必死 紫幻河南麻将游戏 篮球变向过人教学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