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妖神傳說之落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是闖禍精投生的嗎(求訂閱)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是闖禍精投生的嗎(求訂閱)


  木絨花完美的遮擋住了司落櫻的視線,等到司落櫻看見好似惡虎一般朝她撲過來的木棉花時,已經來不及閃躲了,急忙快速的往下一蹲,并用肩膀猛地撞向木棉花的肚子。

  木棉花被撞得斜著飛了出去,與閃躲在一旁看好戲的木絨花撞在了一起,二人像是兩個被貓咪從桌子上拍落下的線團,摔在地上滴溜溜滾了好一圈,然后七葷八素的纏在了一起。

  司落櫻不給二人反應的機會,一個箭步沖上前,雙膝用力死死的抵在木棉花的背上,不讓二人起身。然后一把抽下自己腰間的腰帶,將木棉花,和被她壓在身下的木絨花,好似捆粽子一般綁在了一起。

  木絨花掙扎著問司落櫻捆她做什么,她又沒有中邪,只捆木棉花一個人就好了,快把她松開。

  司落櫻將捆縛好的二人從地上拉起,笑對木絨花道:“不好意思四小姐,暫時只能先委屈你一下了,等到了冥王府,我就立刻給你松綁。”

  說完,推著木氏姐妹二人,回去冥王府。

  木絨花不甘心的拼命掙扎,嚷著讓司落櫻快點兒放開她,結果與木棉花一起摔倒在地上。

  司落櫻笑著將二人再次從地上拉起,并勸告木絨花道:“四小姐,你就省些力氣吧!你看五小姐被你折騰得的三魂七魄都離體了,你若是再鬧騰兩下,她的小命恐怕就得歸西了。”

  此時的木棉花就好似被人剪斷了操控線的提現木頭,軟綿綿的倚靠在木絨花的身上,完全不見了剛才兇神惡煞的樣子。

  木絨花見此,讓司落櫻趁木棉花安靜下來,趕緊給她松綁。

  司落櫻笑了笑:“四小姐,現在五小姐這個樣子也不方便行動,你正好拖著她一起走。”

  說完,不再給木絨花說話的機會,推搡著二人,轉過拐角,前往冥王府。

  司落櫻與木氏姐妹二人的身影消失在繁華的大街時,一座街邊酒樓二樓的窗戶,被人伸手關上。

  司落櫻押著木絨花和木棉花走進冥王府,正好迎面撞見正在說笑的管院木修和木云澈,二人看到三人這副樣子,立刻上前。

  木云澈看到司落櫻脖子上面的傷,蹙眉問道:“你的脖子怎么了?還有,她們兩個是怎么回事兒?”

  司落櫻還未開口,木絨花就搶先哭訴道:“云澈大哥,你快讓落櫻姑姑給我松綁。五妹妹她中邪發瘋,傷了落櫻姑姑,不知道落櫻姑姑為何將我也一起綁了起來。”

  此時的木棉花已經不再似剛才那般瘋狂,安靜了不少,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一直倚在木絨花的身上。

  管院木修上前為木氏姐妹二人解開繩子,木云澈見司落櫻臉色不太好,上前看了一眼司落櫻脖子上面的傷道:“傷口看上去不深,上了藥,過兩天就能好了。我那里有上好的創傷藥,不會留疤的。”

  司落櫻剛想要張嘴,忽覺眼前一黑,身體一軟,然后就朝著地上倒去。

  木云澈急忙扶住司落櫻,然后打橫將司落櫻抱起,大跨步朝思卿苑走去。

  木絨花見木云澈抱走司落櫻,立刻大聲呼喊道:“云澈大哥你不要走,五妹妹她怎么辦啊?”

  木云澈腳步不停,抱著司落櫻一口氣回到了思卿苑,將其放在床上,解開她衣領的扣子,仔細檢查頸部的傷口。

  只見傷口流出的鮮血竟然透著黑氣,木云澈不禁皺起眉頭,飛身沖出門,險些與進門的紅桃撞在一起。

  木云澈閃身避開紅桃,交代一句“照顧好她”,便沖去了木棉花的院子。

  木棉花被送回了她的房間,木絨花擔心的跟了過來,看到木云澈急沖沖走進來,立刻迎上前。

  但木云澈仿佛沒有看到木絨花一樣,越過木絨花,一個箭步就沖到床前,一把抓起木棉花的手。

  木絨花被木云澈的態度氣到了,上前質問木云澈這是在做什么?

  木云澈掰開木棉花的手指仔細檢查,然后瞪向木絨花喝問道:“她的指甲上,為何有魔族死氣?”

  木絨花聞言一愣,不敢相信的看向木棉花的雙手,只見木棉花涂著蔻丹的指甲上,縈繞著絲絲縷縷的黑色魔族死氣,頓時驚訝的張大嘴巴,反問木云澈道:“五妹妹的手指這是怎么了?”

  木云澈沒有理睬木絨花,轉身離開,回到自己的臨風軒,從柜子里面拿出藥匣子,取出一個瓷瓶,然后從新回到思卿苑。

  紅桃看到木云澈走進來,立刻紅著眼眶迎上前:“大少爺,我家大姑娘這是怎么了?”

  木云澈讓紅桃去打一盆清水,再預備一些鹽和朱砂,然后再找一塊兒干凈的白色棉布來。

  紅桃立刻轉身出去準備,木云澈將瓷瓶放在桌上,坐在床邊,輕聲喚醒司落櫻,然后沒好氣的問道:“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的?”

  司落櫻扯了扯嘴角:“真是抱歉啊!”

  說完,想起木棉花,便問道:“五小姐她怎么樣了?”

  “她有木絨花和管院照顧,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每一次出門,你就沒有好好回來的時候,讓你不要惹禍,你就是不聽,你是‘闖禍精’投生的嗎?”

  “你少冤枉我,這一次可不是我找的麻煩,而是五小姐突然發瘋攻擊我。也不知她怎么回事兒,就好似被鬼附身了一樣!”

  “她中了魔族的控魂術。”

  “控魂術?沒聽說過,和離魂術一樣嗎?我就說,她怎么看上去跟你中了巴陀詛咒暗魂時的樣子十分相似。”

  司落櫻說完這話,忽然意識到在戳木云澈的傷疤,便立刻閉嘴,偷偷觀察木云澈的臉色。

  木云澈伸手戳了一下司落櫻的腦瓜門道:“你是故意趁機打擊我是不是?”

  司落櫻立刻將頭搖成了撥浪鼓進行否認,結果原本就昏沉沉的腦袋,變得越加沉重,還惡心的發出一陣干嘔。

  木云澈立刻讓司落櫻老實躺著,并告訴她道:“控魂術是離魂術衍生出來的魔族術法。離魂術十分強大,能夠徹底的控制神魂,即使是神,也掙脫不了。當年只有東夷大魔神會用,后來其身亡,魔族通過魔種研發出了類似離魂術的控魂術,可以控制人的神魂,但是控制時間有限,控制的距離也受限制,木棉花就是中了控魂術才會攻擊你。你當時有沒有注意到,周圍有什么可疑的人?”

  司落櫻想了一下,立刻搖頭,表示當時熱鬧繁華的街上全是人,場面又十分的混亂,她根本沒有注意到有任何異常。

  木云澈聞言點頭:“魔族現在的滲透能力越來越強,再加上有一些居心叵測的人為他們打掩護,帝都上京城也不似從前那般安全了,你以后出門一定要小心,尤其你身份特殊。”

  司落櫻心頭一直都有一個疑問,趁機順勢問道:“小澈,你知道為何別人入冥王府,都被冥王認作女兒或是兒子,單單只有我一人被認作妹妹,與冥王平輩?”

  木云澈微微一愣,臉色變了變,問司落櫻問這個做什么?

  司落櫻說是好奇,木云澈讓她少好奇這些沒用的,司落櫻立刻撒嬌道:“小澈,你就告訴我嘛,要不我這心里一直好似貓抓一般難受。”

  木云澈瞪了司落櫻一眼:“冥王大人的決定,我怎么會知道。不過我聽說,好像是和風水有關系。”

  司落櫻不相信的盯著木云澈:“你這家伙,說謊怎么也不說靠譜一點兒,是當我是傻瓜嗎?”

  木云澈睥睨司落櫻道:“你是皮子緊了是不是,竟然這樣和我說話?”

  司落櫻立刻裝模作樣的捂住腦袋,苦臉皺眉道:“哎呦,我這頭怎么這么痛,小澈你說我中的魔族死氣之毒,是不是已經跑到腦袋里面去了?”

  木云澈猛地湊近司落櫻:“是嗎,真的很痛嗎?”

  司落櫻被忽然湊近的木云澈唬了一跳,尤其是木云澈滾燙的鼻息打在她的臉上,立刻令她的雙頰好似著火了一般變得火熱,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結果木云澈臉上忽然露出一個狡黠笑容:“那我把你的腦袋打開看看,是不是真的中了魔族死氣之毒?”

  說著,伸手用力的敲了司落櫻腦袋一下:“我看你挺精神的,一點兒都不想有事兒的樣子。”

  木云澈話音剛落,司落櫻便哇的一聲吐在了他的身上,木云澈急忙伸手拍她的背。

  司落櫻吐完之后,木云澈給她遞水漱口,讓她乖乖躺倒在床上,不要再說話亂動。

  司落櫻十分抱歉道:“對不起小澈,我一時沒忍住。你把臟衣服脫下來,等我好了就給你洗。還有,冥王大人把我這個孤兒接回府養大,沒讓我流落街頭餓死,我已經很感恩了,以后不會再好奇這些事情了。”

  木云澈道他的衣服自己可以洗,沒有關系,讓司落櫻不要胡思亂想,冥王無論做什么,都自是有他的道理,不會害他們,只會為了他們好。說著,將臉色變得慘白的司落櫻扶著躺倒。

  這時紅桃端著水走了進來,將水盆放在凳子上,并把鹽罐子和裝有朱砂的瓷瓶,還有白色棉布毛巾,全都整齊的擺放在桌子上。

  木云澈將鹽巴和朱砂倒進水盆內,用手攪勻,然后將棉布浸濕,對司落櫻道:“有些痛,你忍忍,若是困了,就睡一覺。”

  司落櫻搖頭說不困,然后雙眼緊盯木云澈。

  木云澈一手扯著司落櫻的衣領,一手用棉布輕輕擦拭司落櫻頸部上的傷口,強烈刺激的疼痛立刻令司落櫻忍不住蹬了一下腿,瞪著銅鈴一樣圓的大眼睛,有氣無力的苦笑道:“小澈,你往我傷口上面擦鹽水,確定不是在報復我剛才吐你身上?”


  (http://www.hpimmt.icu/70_70401/4864690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多多棋牌游戏? 中船科技股票行情 北京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2019年中超联赛 皇马西甲赛程 大地棋牌官网 两肖两码长期免费公开 软件股票有哪些 谁有宝博下载地址 平特怎么买 海螺股票今日股价 广西棋牌游戏中心 994059特斯拉是什么股 姚记棋牌合法吗 福彩山东11选5技巧 江苏7位数专家*号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