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妖神傳說之落櫻 > 第一百七十章 還等我抱你上來嗎

第一百七十章 還等我抱你上來嗎


  次日,天空泛起魚肚白時,腦袋暈沉沉,感覺無法呼吸的司落櫻從夢中驚醒,一把推開趴在她臉上,差點兒把她憋死的鸑鷟,深吸了一大口氣。

  一直呼嚕不停的紅桃,忽然好似詐尸一般從床榻上坐起,看到醒來的司落櫻,立刻瞪大眼睛說了一句“大姑娘你醒了”,然后就好似屁股著火了一般跳下床,一陣風似的跑出了出去。

  鸑鷟揉著眼睛起身,然后立刻叫嚷頭痛,感覺有人在往它的腦袋里面裝了石頭。

  司落櫻敲了鸑鷟的小腦袋瓜一下:“你本來就是一顆石頭腦袋!”

  鸑鷟不服氣,要與司落櫻操練一下,結果搖搖晃晃的又跌到床榻上,舌頭還有些打結道:“不行,爺的酒量退步太嚴重了。從前與妖神大人痛飲千杯不醉,現在竟然只喝了一壇子女兒紅就醉倒了。爺沒了神力,竟然酒量也跟著消失了。今天我哪兒都不去,就躺在床上再睡一天。”

  司落櫻嘲笑鸑鷟酒量太菜,這時紅桃端著水盆匆匆跑進來,因為腳步太快,水盆里面的水都快潑沒有了。

  司落櫻笑問紅桃被狗攆嗎,跑這么急做什么?

  紅桃將手中只剩下半盆水的洗臉盆放下,然后喘了一口氣才道:“我剛才聽到下人們議論大姑娘,說三小姐受重傷臥床不起,大姑娘卻在房中飲酒作樂,擺明是幸災樂禍。還說大姑娘你與三小姐爭搶大少爺,然后故意害三小姐受傷。我一時氣不過,就和他們吵了起來,結果被管院撞見,說要扣我的月錢。”

  司落櫻笑對紅桃道:“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沒關系,不管他扣多少,我都給你補回來。”

  紅桃立刻搖頭道:“不是,這些事情都不是關鍵。關鍵是我回來的時候,聽到五小姐的婢女藍曦向別的婢女炫耀,說她家小姐與大皇子定親了,然后過不了多久,她家就會成為皇子妃了,以后還會成為人族的帝后。”

  昨夜大小姐木芙蓉已經與司落櫻說過這事兒,紅桃見司落櫻并不感到驚訝,立刻替司落櫻抱屈道:“大姑娘,你就一點兒都不感覺委屈嗎。要說有資格嫁進人族皇室,以你冥王義妹的身份兒,才是不二人選。”

  司落櫻笑看紅桃道:“我沒有那么好。況且,人族皇室也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好。”

  紅桃一邊侍候司落櫻洗漱,一邊不解的嘟囔道:“真是想不通,就五小姐那個只會低頭走路的膽小性子,是怎么被大皇子看入眼的。照理來說,大皇子即使看不上大姑娘這種還未長開的小孩子模樣,也應該會選大小姐那種貌似天仙,修行又有天分的女子,怎么單單就看上五小姐那個不出彩的悶葫蘆了?”

  司落櫻聞言翻了一個白眼兒,不忿道:“我怎么就沒長開了,我只是......”

  但她話還未說完,躺在床榻上的鸑鷟就打斷道:“小櫻子你就不要再掙扎了,你確實還沒長開,蘿卜里面你頂多算是小水蘿卜。紅桃說的沒錯,像木芙蓉那種紅皮大蘿卜,才招男人喜歡。”

  “膚淺。選老婆要看賢惠和內涵,我......”

  司落櫻說著說著,就沒有底氣說下去了,賢惠和內涵她好像也都沒沾邊。

  鸑鷟聽到司落櫻嘆氣,立刻自薦道:“小櫻子你不用擔心,等再過兩年,你一定也能出落得像仙女一樣好看。到那時,要是還沒人要你,爺我就大發善心娶你。”

  司落櫻無語:“誰要嫁給你這只臭鳥!”

  鸑鷟聞言猛地從床上跳起,但很快又因宿醉咚的一聲栽倒在床榻上,但還是忍不住道:“你少瞧不起人,爺修成的人身樣貌不比木寒水差。想當年,十里八鄉上門求嫁爺的小仙女們,差點兒把爺家的門檻兒都踩斷了。你少擺譜,爺我還看不上你這臉朝下落地的仙女吶!”

  司落櫻氣得抄起銀梳子砸向鸑鷟,鸑鷟滴溜溜滾到床榻里面,繼續老王賣瓜,自賣自夸道:“小櫻子你是沒見過爺曾經豐神俊朗的模樣,否則定能將你也迷得神魂顛倒。你不知道,當年桃花仙子和羽族之長因我大打出手,比你和木槿花那小丫頭爭搶木云澈還要夸張,差點兒沒把建木神宮的房蓋兒都掀飛了!”

  鸑鷟話音剛落,司落櫻就將蒲團扔到床上,警告道:“我沒有和三小姐爭搶木云澈,你若是再胡說,我就把你送給賣劍的牛大叔。”

  之前司落櫻帶著鸑鷟逛中央大街時,賣劍的牛大叔看上了會說話鸑鷟,要用劍換鸑鷟,說要給他家兒子玩兒。

  當時鸑鷟氣得差點兒沒和牛大叔打起來,后來牛大叔不死心,跑到冥王府,帶了不少好東西,要與司落櫻換鸑鷟。

  司落櫻說她是不會將鸑鷟換出去的,鸑鷟對于她來說,不是物品,而是家人。

  當時鸑鷟十分感動,發誓以后若是恢復神力,一定罩著司落櫻。

  但牛大叔聽不進去,三番兩次找上門,死活非要換到鸑鷟。

  司落櫻被纏得沒辦法,就問牛大叔為何如此執著想要鸑鷟?

  結果牛大叔也不知聽誰說用會說話的妖獸熬湯,能治他兒子的癡傻之癥。當時鸑鷟聽到,氣得差點兒沒把牛大叔丟鍋里面煮了。

  司落櫻勸牛大叔不要聽信偏方,用他這些好東西,去拜求真正的名醫,說不定能夠治好他兒子的病。

  最終好說歹說,總算勸得死心眼兒的牛大叔,不再登門冥王府。

  也因此,后來鸑鷟若是再惹司落櫻不高興,她就嚇唬鸑鷟要把它送給牛大叔熬湯喝。

  鸑鷟聽到牛大叔的名字,立刻躺在床榻上裝睡,司落櫻笑著拿起寶劍,與紅桃告別,去國學府上課。

  出門時,她看到木芙蓉與木海棠同上了一輛馬車離去,緊接著木絨花拉著木棉花也上了一輛馬車離去,而她的馬車,卻遲遲不見蹤影。

  司落櫻站在門口等了好一會兒,馬車也沒有來,卻看到木云澈慢悠悠的從門內走出,她想要閃躲,卻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硬著頭皮,如往常一般,笑著與木云澈擺手打招呼道:“小澈早啊!”

  木云澈看了司落櫻一眼,沒有說話,邁步朝前走去。

  司落櫻放下僵在半空中的手臂,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兒,心里氣惱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以后我也裝不認識你!

  司落櫻心里正賭氣的想著,一輛馬車忽然停在了她的面前,木云澈從車內掀起車簾道:“上來。”

  司落櫻抬頭,定定的看著木云澈未動,木云澈似笑非笑道:“怎么,還等我抱你上來不成嗎?”


  (http://www.hpimmt.icu/70_70401/4866167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新手如何做互联网赚钱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游戏 甘肃11开奖结果今天走势图 pk10全能计划 关于股票的入门知识 辉煌棋牌官方版正版下载 股票融资是怎么回事 gg516棋牌游戏下载 股票技术指标分析 大唐盛世电玩 权重股票 欢乐斗棋牌斗牛咋没 ic股指配资 遇乐吧棋牌娱乐 全民捕鱼下 四人麻将游戏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