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妖神傳說之落櫻 > 第二十五章 受難記

第二十五章 受難記


  從前,司落櫻完全不覺得自己對木云澈有什么好印象,但是今天在木云澈接連救了她兩次之后,她忽然發現,自己并不似之前那般討厭木云澈了。

  司落櫻將木云澈從新背起,朝著帝都上京城緩緩走去,心里掂量著,該如何吃了神卵,提高自己的修為?

  只要吃了神卵,明天國學府的會試那就肯定不在話下,司落櫻是越想越高興。

  但是顯然老天爺不喜歡倒霉的司落櫻太開心,忽然就下起了大雨,司落櫻急忙加快腳步。

  結果,腳下一滑,摔進了水坑里面,吃了一嘴泥。

  這已經是司落櫻今天,記不清是第幾次摔的狗啃屎了!

  木云澈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壓在司落櫻的身上,司落櫻罵了一句娘,費力的從泥地上爬起,再次將木云澈背在身上。然后像是一只拖著一座房子的蝸牛一般,一步步緩慢的朝城內走去。

  司落櫻今天接連戰斗了好幾回,身上到處都是傷口,此時完全憑借毅力,將木云澈背回冥王府。

  回到冥王府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司落櫻下巴滴落的汗水,都連成線了,感覺好似脫了一層皮,又累又餓,人疲倦到了極致,都變得恍惚起來,渾渾噩噩的恨不能立刻倒在地上,睡上一覺。

  不過,她還是憑借最后的意志,背著木云澈,往自己的院落走去。

  結果,她剛走到思卿苑的門口,立刻就被一群手持火把的人圍住。

  燈火輝煌之中,五小姐木槿花,看著滿臉泥濘的司落櫻,背著昏迷不醒的木云澈,立刻一個箭步沖上前,二話不說,抬起手,就扇了司落櫻一巴掌,并厲聲大罵道:“好你個賤人,偷跑出府不說,竟然還敢打傷去捉你的云澈哥哥,看我今天不剝了你的皮!”

  木海棠一把抓住木槿花,讓她冷靜,管院木修讓下人上前將昏迷不醒的木云澈接過來,送回屋內休息。

  身體一下子變輕的司落櫻,心頭頓時也一輕,搖搖晃晃的差點兒沒摔倒!

  木槿花瞥了一眼狼狽不堪的司落櫻,心內冷笑一聲,扭頭看向已經卸了妝容,準備入睡,卻被硬拉來看戲的大小姐木芙蓉道:“大姐姐,云澈哥哥現今昏迷不醒,沐王府的事情,便應該由你做主。你說,該怎么處理司落櫻這個心狠手辣的賤人?”

  木芙蓉姿態慵懶的睥睨了司落櫻一眼,然后反問木槿花道:“五妹妹你說,該怎么處理?”

  木槿花眸光陰狠道:“殺了她,以免這個賤人以后再坑害其他人。”

  司落櫻經歷了一整天的各種磨難,又背著木云澈跋涉多時,早已是身心俱疲,沒想到,還要應對木槿花這些人。她懶得理睬木槿花,想要回到自己屋子休息,但木槿花可不想放過她。

  木槿花偷偷讓自己的侍女春桃提了一桶水過來,然后劈頭蓋臉的全都潑到司落櫻的身上。

  原本就被雨水淋成落湯雞的司落櫻,頓時感覺好似掉進了冰窟窿一樣,身體忍不住抖了起來,牙齒也跟著打顫。

  此時,她已經完全沒有力氣與木槿花爭吵,聲音軟綿無力的說她累了,想要休息,有事兒明天再說!

  但是根本沒有人聽她的話,木槿花逼木芙蓉快點兒給司落櫻定罪,木芙蓉就踢皮球的看向木海棠道:“二妹妹,你說大姑娘這事兒,該怎么處理?”

  二小姐木海棠一臉嚴肅正經的回道:“大姐,大姑娘私自出府,又累云澈大哥受傷,確實應該受到責罰。”

  說完,她看向司落櫻道:“大姑娘,你覺得我說的可有錯?”

  司落櫻的確私自出府,并累木云澈受傷,但她該受到什么樣的懲罰,也應等木云澈醒來再說,冥王府的五朵妖花,可沒有權利隨便給她做主定罪。

  木海棠見司落櫻不服氣,便對管院木修道:“管院大人,冥王府掌事云澈大哥現今昏迷不醒,是否應該由大小姐木芙蓉做主管事?”

  木修看了司落櫻一眼,微微點頭,木海棠立刻對木芙蓉道:“大姐,你下決斷吧!”

  說完,退到一旁。

  木槿花聞聽此言,露出一個惡毒的笑容,對木芙蓉道:“大姐姐,司落櫻這禍害絕對不能輕饒,我看,不如就請出打神鞭,廢了她的修為吧!”

  打神鞭是冥王府鎮府之寶,乃專門克制神仙的法器,有二十一節,每一節都有四道符印,共八十四道符印,而每道符咒都有銷毀神力的能力。

  只需一鞭下去,修為只有三級的司落櫻,立刻就會被抽斷仙根,并極有可能,會成為一個癡傻廢人。

  木槿花心思歹毒,司落櫻冷笑出聲,環視周圍圍著她的人群:“冥王府,還輪不到你們這幫妖女做主。”

  這時,得到消息的紅桃跑了過來,但她一下子就被五小姐的婢女春桃,和大小姐的婢女蓮心給攔住了。

  紅桃看著渾身是水,搖搖晃晃站不穩的司落櫻,哭喊著對木槿花等人道:“你們這是在做什么,要對大姑娘做什么?”

  “來人,把她的嘴給我堵上。”

  木槿花說完,她的婢女春桃,立刻用一塊兒手絹,將紅桃的嘴堵上。

  紅桃滿眼淚水,嗚咽著看向四小姐木絨花,懇求她為司落櫻求情。

  木絨花走到搖搖欲墜的司落櫻身邊,一把將她扶住,然后笑著打圓場,對木芙蓉道:“大姐姐,大姑娘確實有錯,不該偷跑出府。但你看她也受傷了,也算是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不如大事化小,就放過她這一次吧!”

  木槿花見木絨花跳出來幫司落櫻求情,立刻呸了一口,“嗑瓜子磕出一個臭蟲,你算個什么仁(人)兒。”

  說著,上前一把將木絨花拉開,然后對冥王府下人道:“大姐姐已經發話了,你們還不動手?”

  下人們領命正欲上前,木絨花忽然怒吼一聲:“云澈大哥還沒醒,誰與不準亂動。”

  說完,她笑著看向木芙蓉道:“大姐姐,如今咱們還未搞清楚云澈大哥如何受傷,就隨便請出打神鞭懲罰大姑娘,萬一云澈大哥受傷與大姑娘無關,到時你不好交代。”

  木芙蓉眼界高,不愛理睬府上這些女人之間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便打著哈欠對木海棠道:“二妹妹,我累了,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

  說完,完全不理睬木海棠和木槿花的挽留,帶著婢女蓮心,揚長而去。

  木絨花見此,再次扶住司落櫻,讓她向木海棠講清楚,木云澈受的傷,到底與她有沒有關系?

  此時的司落櫻,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而木槿花,也完全不給司落櫻解釋說話的機會,猛地從一個下人手中搶過火把,然后就朝著司落櫻揮了過去。


  (http://www.hpimmt.icu/70_70401/4995314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股票的平台突破 如何下载捕鱼达人3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15选5开奖结果奖 福彩p62怎么算中了 腾讯欢乐捕鱼怎么和好友玩 友友南宁麻将app下载 西甲联赛视频 三多棋牌游戏平台?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新人怎么做网络灰产 广西双彩开奖走势图 百度 捕鱼游戏赢 武汉麻将规则 奇摩股市当日行情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