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五十章 逃(下)

第五十章 逃(下)


  “師父,你應該逃走的,至少那樣體面一點。”陳山張狂的說道,他手中的長劍光華閃動,比剛才更盛幾分。

  “我留下是為了了解該了結的事。”斗云嶺一把扯掉了長衫,露出了一身的傷痕。

  “師父,今日就讓我來送你最后一程。”陳山目光中露出凌厲之色。

  “雖然你背叛師門,但仍然認我這個師父,那么我就給你上最后一堂課。”斗云嶺說完,身上爆發出強大的妖氣,那把淡藍色的長劍,發出耀眼的光華,附著在劍身的黑氣,一瞬間被震散。

  “竟然還有保留,還是小看他了。”岳靈主心里暗暗吃驚。

  “畢將軍,我們撤退吧。”魑妖在一旁說道。

  “你帶著人先退回去吧,我隨后便來。”白衣男子沉聲說道,魑妖不再多說,飛身回到地面,開始整頓隊伍后撤。

  “妖王,他們撤退了,咱們去要不要乘勝追擊,殺他一個片甲不留。”一個虎頭妖怪在一旁說道。

  “這陸凌到現在都不肯現身,你確定我們去追擊,不會中了地方的埋伏?”岳靈主輕聲說道,虎頭妖怪臉色一囧。

  “大王說的是,那陸凌狡猾異常,說不準這是個圈套,還是大王看的透徹。”一個妖艷的男子說道,說他妖艷,是因為一個男人卻做女子打扮。

  “窮寇莫追,且看這陳山師父,給我們演一出好戲。”岳靈主坐在為她安置好的椅子上說道。

  一時間玄武宮城墻上,無數雙眼睛緊緊盯著二人,這一場決斗也成了這樣戰役的一個休止符。

  “喝!”陳山大喝一聲,身體大了一圈,他身上的妖氣也迸發出來,面色猙獰的看著斗云嶺,手中的湛藍色長劍,藍色的光芒更加凝實,使得劍身看起來,好像更加寬。

  “半月斬!”二人同時揮出一道強力的斬擊,兩道不同的劍影碰撞在一起,一股強大的能量宣泄向四周,大妖們紛紛祭器防雨罩,妖兵們則東倒西歪,難以穩住身形。

  “師父,不用試探了,用出你最強的招式吧。”陳山露出瘋狂之色,長劍上慢慢出現一個銀色的光球。

  “圓月斬!陳山沒想到你的修為成長的這么快。”斗云嶺面色凝重起來,他的劍身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光球,忽然他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那黑色的光球小了一半。

  “圓月斬!”

  “蝕月斬!”

  陳山與斗云嶺,一前一后揮出兩個顏色各異的光球,斗云嶺用長劍支撐身體,陳山則身形有些搖晃,最后撐劍單膝跪地。

  兩個光球碰在一起,一股股的氣浪,好像一道道的水紋一把,向著周圍漫延,好在玄武宮的防御法陣恢復一些,形成了一個薄薄的光罩,氣浪不斷的擊打在光罩上。

  銀色的光球被黑色的光球不斷的蠶食,只剩下一點點,黑色的光球卻忽然碎裂消失不見,剩下的一點光球直接飛向斗云嶺。

  “嘭!”最后一道氣浪,將玄武宮的防御罩破開一個洞,斗云嶺持劍硬接下了光球,身體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出去。

  “斗老!”白衣男子想去扶他,可耳邊卻傳來一個聲音,他硬生生的停在了哪里。

  女蝠跟著邪鬼離開玄武宮不久,女蝠便說還有急事要處理,想要離開,邪鬼卻非要跟隨,無奈之下只能帶著他,向玄武宮外一座小山飛去。

  小山的半山腰有一個山洞,女蝠帶著邪鬼走了進去,穿過一段巖洞,二人來到一個小的傳送法陣前。

  “你要離開這里嗎?”邪鬼有些失落的問道。

  “我不會走,也走不了,這法陣送不走我,我只想送走一樣東西。”女蝠看著地上的法陣喃喃說道。

  “你不走就好,只要你不走,送什么走都可以。”邪鬼開心的說道,仿佛一個孩童一般,哪里還有剛才那修羅一般的氣勢。

  女蝠從懷中掏出一個黃色的珠子,沒有任何光華,也沒有任何異常能量,如同一顆普通的珠子。

  “這就是那陸尊化身的妖靈珠吧。”邪鬼看著珠子,正色說道。

  “你如何知曉的。”女蝠暗吃一驚,手上的光華閃動。

  “你別誤會,這些都是我爺爺告訴我的,我對妖靈主毫無興趣。”邪鬼看到女蝠的舉動,急忙解釋說。

  “沒有最好,我現在要激活傳送法陣,你幫我守著洞口。”女蝠吩咐道,邪鬼起身坐在洞口守著。

  “竟然是妖靈珠,看來要及早報給邪王大人。”洞穴外面一個漆黑的角落,一個高大的魚人,正化作一團黑氣,慢慢消失不見。

  邪鬼看著洞外,似乎察覺到了什么,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

  與此同時,陳山看到到底的斗云嶺,眼中一絲心痛一閃而過,斗云嶺掙扎起身,擺開架勢,右手持劍,左手半握橫在身前。

  陳山騰躍而起,向著斗云嶺襲去,凌厲的攻勢,在眾人看來,斗云嶺必死無疑。

  “叮”斗云嶺擋住了陳山的攻擊,他面色蒼白,持劍的手微微抖動,二人僵持不下,似乎下了什么決心,斗云嶺送來了長劍,陳山的劍順勢刺進了斗云嶺的胸膛。

  “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樣做!”陳山怒吼道,他忽然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松開自己的劍往后退去,他的胸口往外涌出鮮血。

  “陳山輸了!”岳靈主看著最后倒地的陳山,緩緩說道。

  “陳山怎么可能輸,明明他已經勝券在握。”周圍的大妖不可思議的說道,明明是陳山刺穿了斗云嶺的胸部,怎么轉眼他就落敗了。

  “沒想到,那斗云嶺手中竟然有無形刺殺刃!”岳靈主盯著斗云嶺的左手說道,那里隱約有一個匕首形狀的血影。

  “我給你上的最后一課,就是永遠不要,忽略一個不拿劍的手。”斗云嶺說完,露出釋然,向后倒去,陳山則露出一個苦笑,眼角留下一滴淚水。

  “這是!假的,快給我去追邪鬼!”岳靈主拿著從斗云嶺體內取出的金黃色珠子,氣急敗壞的說道。

  “是!”眾人應下命令,急忙騰空而起,向著邪鬼逃走的方向追去。

  “是時候回去了!”白衣男子一個閃身消失了不見。

  在人界九王潭內,女芙坐在一件屋子里跟年存正在對弈,忽然門外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

  “女芙大人,法陣亮起來了!”年封急匆匆的跑進來說道,女芙放下棋子,沖了出去。

  “好好保管他,三日后,自會有人來尋你。”女蝠將一個黃色的圓珠仿佛在法陣內,白光一閃,黃色的圓珠消失不見。

  “女蝠,有人來了!”邪鬼神色凝重的說道,他提起大刀,一刀砍在那法陣上,法陣登時四分五裂。

  “女蝠,你把他藏到哪里了!”一個怒氣沖沖的聲音響起,須臾間岳靈主出現在山洞內,看著地上破碎的傳送法陣,她目露殺機。

  “別怕!有我在。”邪鬼將女蝠擋在身后,兩把大刀泛出鮮紅的光芒。

  妖靈珠通過傳送法陣來到了人間界。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37962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36选7走势图50 精选246免费资料大全 广东闲来麻将微信版 山西体彩11选5直选 刮刮乐中100万是真的吗 科乐长春麻将在哪下 浙江11选5有什么规律 pk10牛牛开奖结果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 喜乐彩开奖公告查询 麻将技巧教程 股票交易软件下载 学生怎么网上赚钱 白城52麻将下载 股票技术分析趋势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