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三十九章 封印吞寶妖

第三十九章 封印吞寶妖


  “怪不得,有這么大的口氣,原來有三條鬼蛟龍傍身。”戴面具的男人沉聲說道。

  “知道怕了,就趕緊退去,免得丟了性命。”莫凌竟然給了對方一個臺階。

  “哈哈,怕!我怕你心里練就的鬼蛟龍折在這里。”男子大笑,右手上凝結出一個金光閃閃的匕首,左手一團白色的霧氣縈繞。

  “你找死!”莫凌大怒,對方很顯然沒把自己放在眼里,眼中殺意迸發。

  莫凌一揮手三條蛟龍怒吼一聲,向著面具男子襲去,男子左手的白氣暴漲,化作一個晶瑩的屏障,將男子周身護住。

  “嘭,嘭,嘭”三條蛟龍兇狠的用大口咬在屏障上,可始終無法突破,那人穩穩的站在原地,莫凌滿臉的驚異。

  “比我的寒冰盾,還要厲害!”吞寶妖盯著那面面具男子,一臉的艷羨。

  “有點本事,那就試試這蛟龍的龍角如何。”莫凌手勢變換,三條蛟龍額頭上的尖角發出淡淡的烏光,蛟龍的眼睛赤紅,向著面具男子撞過去。

  “咔嚓”那晶瑩的屏障,竟然出現裂紋,莫凌大喜,看來這屏障抵擋不了什么。

  寒冰屏障在蛟龍的攻擊下最終破碎,那面具男子的身體被直接洞穿,倒在地上。

  “我以為有多厲害,就這樣就死了。”莫凌露出一個鄙夷的眼神,忽然他感覺胸部一涼,一把金色的匕首將他的胸口洞穿。

  “你的自傲,就是你的致命缺點,雖然你勢力不弱。”莫凌身后響起面具男子的聲音。

  “你!”莫凌眼睛睜大,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倒在地上。

  三條蛟龍化作三團黑氣,直撲向倒地的莫凌,將莫凌籠罩在其中,莫凌的身體迅速的消散不見。

  “看來還是有些難纏!”面具男子看著地上的黑氣,手上的匕首光芒大盛。

  “你毀了我的身體,總要需要付出代價的。”那地上得黑氣化做一個怪物,周身覆蓋鱗甲,四肢粗壯,利爪如鉤,頭頸為蛇,口中尖牙交錯,一雙猩紅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戴面具男子,額頭上一對尖角,黑氣繚繞。

  “怪不得你中了驚神刺,卻沒死,原來你早已跟那三條鬼蛟龍融為一體。”戴面具的男子說道。

  “沒想到,他修煉成妖魔!還真小看了他。”朱溫身后的陰影里一個女子的聲音傳入朱溫耳中。

  “竟然修煉邪法,你這樣的人,即使贏了,也不能走龍靈石,否則天下蒼生會生靈涂炭的。”老天師起身望著莫凌,朗聲說道。

  “老天師,龍靈石已經是我囊中之物,由不得你做主。”那化身怪物的莫凌盯著乾坤鼎,口吐人言。

  “龍靈石不是你該拿的東西。”戴面具的男子,身形如鬼魅一般,手持驚神刺,一擊刺中莫凌的胸口。

  “鐺!”一聲金屬的響聲,驚神刺跟莫凌的鱗甲撞擊出了火花,莫凌利爪一劃,帶著勁風襲來,面具男子急忙躲閃,身上的衣服還是被抓破,皮肉被割開,鮮血直流。

  “你這驚神刺,恐怕再難傷我。”莫凌看著面具男狂傲的說道。

  “他的利爪如同刀劍,我的護體法寶被破,難以抵擋。”戴面具的男子心中想到,他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從中倒出藥粉到傷口,止住流血。

  “老天師,你還是交出龍靈石,否則我就要血洗你天師府了。”莫凌邁步走向乾坤鼎。

  “口氣不小,你一個人如何對付天下人!”老天師說著也邁步前行。

  “天下人?他們?那我就殺光他們,看誰還來跟我爭。”莫凌利爪一指,冰冷的目光看向眾人,看臺下的眾人被嚇的紛紛逃竄。

  “諸位不要再躲藏了,若是被他得到龍靈石,你們單個人誰能與之匹敵。”

  老天師此話一出,莫凌感受到幾股不同的力量出現在他周圍,他猩紅的舌頭吞吐,貪婪的環視四周。

  “老天師說的是。”那書生模樣的男子說道。

  “即是妖魔,必當除之。”一個老太婆住著拐杖,看著莫凌說道。

  “老天師,只要能破開他的鱗甲,我就能殺了他。”戴面具的男子看了看手中的匕首說道。

  “朱溫把你身后的朋友也請發出來吧。”老天師看著朱溫說道。

  “老天師別來無恙。”朱溫的影子中站起一個模糊人影,一個女子的聲音傳出,老天師面色一凝。

  “看來他們終究沒困住你,而今你我先放下私人恩怨分,眼下之事,你也知曉,不除去此人,恐怕天下又要大亂。”老天師神色恢復如常,看著那人影眼神有些復雜的說道。

  “你們天師府難道對付不了他?”那迷糊的人影慢慢凝實成一個女子,柳眉鳳目,蓮臉朱唇,柳腰芊指,美人之相,正是蘇鈴。

  “鬼修?哈哈,不如跟我合作共得天下,如何。”莫凌看著女子,目光邪欲一閃。

  “你也配統領天下。”蘇鈴繡眉微簇說道。

  “配不配,等你見識了我的實力就知道了。”莫凌大吼一聲,身形驟然增大。

  “希望諸位能竭力一戰。”老天師向天一伸手,天師府一柄長劍飛出,落在他手中,發出一陣淡淡的青光。

  眾人跟莫凌戰的難解難分,依仗著堅硬的鱗甲,鋒利的爪牙,以及那猝不及防的毒液,接連擊傷殺了那住著拐杖的老太婆,擊傷了那書生,不過他的鱗甲也有些龜裂。

  “快將他胸口的鱗甲擊穿!”面具男子傳音老天師道。

  “青虹貫日!”老天師的長劍發出一道凌厲的劍光,直沖向莫凌的胸口。

  莫凌大驚急忙用利爪來擋,可是雙臂忽然出現巨大的阻力,蘇鈴手中一股無形的力量抵制了莫凌,“鐺”劍光擊中莫凌,他倒飛出去,胸口的鱗甲脫落,流出黑色的液體,莫凌受傷之后也不戀戰,轉身就準備逃走。

  “想跑!”面具男子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莫凌身前,手中的匕首從受傷的部位插入。

  “啊”莫凌大喊一聲,利爪揮擊,面具男急忙躲開。

  就在眾人慶幸之時,書上的吞寶妖,看準時機,飛身躍下,身形驟然變大,沖向乾坤鼎。

  “是你!”陳垚大喊一聲,剛才是他們兄弟都去迎戰莫凌,此刻他離乾坤鼎最近,急忙揮出一劍。

  “寒冰盾!”吞寶妖身前出現一個白色圓盾,接下了斬擊,吞寶妖順勢跳到乾坤鼎旁邊,手中甩出一根藤蔓纏繞住乾坤鼎,背起銅鼎,一躍而起,消失不見。

  “師兄,靠你了。”老天師大喊一聲,天師府后院一道身影飛起,直追而去,那女子見吞寶妖得手,身形一閃也消失不見。

  “他怎么還沒來?”吞寶妖來到跟那人約定的地方。

  “得手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從樹后出現一個老者。

  “在這銅鼎里。”吞寶妖拍了拍身后的銅鼎。

  “打開我看看!”老者說道。

  “我打不開,但是我親眼所見老天師,將龍靈石放入其中。”吞寶妖說道。

  “那我就信你一次,東西你接好了。”老者將手伸入懷中,吞寶妖面露喜色,寶貝仿佛已經到手。

  “你!”吞寶妖忽然感到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壓制,他的法寶一件也用不出。

  “多謝你了。”吞寶妖背后響起一個女子的聲音。

  “啊!”那老者從懷中甩出無數的銀針,悉數沒入吞寶妖的身體,吞寶妖慘叫一聲,身上的妖力忽然凝滯。

  “主人,龍靈石在這銅鼎里。”老者恭敬的說道。

  “我知道。”女子說著輕輕一點乾坤鼎,口中念念有詞,乾坤鼎卡卡作響,竟然打開了。

  “你是誰?竟然能使用天師府的東西。”吞寶妖問道。

  “我家主人沒空回答你的問題,我講給你的故事可還精彩?”老者說道。

  “精彩!要不然我怎么會上當!”吞寶妖狠狠得說道。

  “不管怎么說他也幫了我們,就不要再去氣他了。”女子從銅鼎里拿出一個黃色的木盒。

  “這是!”女子吃驚的看著木盒,上面一層黃色的霧氣,將木盒包裹的嚴嚴實實。

  “主人,有人來了,你先走,我去攔住他!”老者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靠近,急忙說道。

  “記得早些回來。”女子不再猶豫,帶著木盒飛走。

  “敢偷我天師府的東西,給我還回來。”追來的人正是姜策,他神色冷峻,早已沒了醉酒之態。

  “東西已經被這只妖藏起來了,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打開銅鼎的,我也正在拷問。”老者看著倒地的吞寶妖說道。

  “如此拙劣的謊言,也想騙我。”姜策手中一團雷光閃動。

  “神雷訣!”老者大驚,飛身想逃,可是身后雷光襲來,他急忙抵擋可惜無濟于事,雷光直接擊穿他的身體。

  “咔嚓”女子左手上的一個白色玉石手鐲碎裂,她心頭一顫,但還是急忙逃走。

  “既然你偷竊乾坤鼎,那就跟我回天師府一趟。”姜策抓起吞寶妖,扔進銅鼎,拉起銅鼎飛回天師府。

  “寶叔,你從唐朝就開始被封印了?”李萱驚恐的說道。

  “恩,所以說幾百年了。”吞寶妖悻悻的說道。

  “龍靈石的故事說完了,你早點休息吧”吞寶妖說完,化身一道白光,遁入遮云佩。

  與此同時,墓地中的女子看著身前的老者,說道:“這龍靈石,在我手中幾百年,那木盒上我也留下了印記。”

  老者面露慌亂,嚇得急忙跪在地上。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42380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九鼎新材股票走势 财神捕鱼 西甲球队队徽 qq麻将怎么赢的多 西甲直播360 浙江的麻将 炒股软件 高进娱乐棋牌 辽宁11选5可以买多钱的 pk10最牛独胆计划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app 润和软件股票股吧 516棋牌游戏手机下载 熊猫棋牌游戏网址谁有啊 股票数据港 韩国28是不是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