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三十六章 蘇鈴

第三十六章 蘇鈴


  “不過這莫凌修為高深,而且自恃自傲,喜怒無常,恐怕不會聽我們的。”朱溫沉聲說道,那莫凌先前一言不合就流露出殺意,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他修為確實不低,可能遠超于我,這樣打前陣才會有用處,我們奪得龍靈石才會萬無一失。”朱溫背后出現的黑影幻化出一個女人模樣。

  “要如何才能讓他為我們所用呢?”朱溫恭敬的起身說道。

  “自古便是器小之人無遠見,志驕之人好生事,不妨將龍靈石拱手與他。”女人說道,她身形一轉坐在朱溫剛才的座位上,朱溫則束手在一旁。

  “將龍靈石做餌,若是莫凌不為所動呢?”朱溫有些擔憂道。

  “權勢二字誰能擋得住,而且這龍靈石的靈力,對他的誘惑,才是最致命的。”女子說完身影慢慢消失。

  朱溫當年被帶離石舂寨,成了林言手下的兵丁,四處征戰,若無意外,朱溫的結果可能會在某次戰爭中,被當作炮灰丟掉性命,朱溫也在為自己的前途擔憂,然而有一次他們在洛陽城外攻占了一個寺廟,將寺廟里的僧人屠殺殆盡,搜羅財帛,卻只有得到極少的財帛。

  “朱溫,你帶人去把寺廟給我燒了,其他人跟我到前面的村莊去看看。”林言騎在馬上,面露不悅。

  朱溫帶著幾個人來到寺廟大堂,看著莊嚴的佛像,七個人都面露難色,誰也不敢先放火。

  “朱大哥,林言大人故意留下咱們幾個,恐怕是剛才因為咱們沒有動手屠殺僧人的原因吧。”

  “朱大哥,這燒寺廟,恐怕死了要下十八層地獄,我不敢。”

  “我也不敢,跟唐軍作戰我不怕,這燒寺廟的事,我做不來。”

  眾人圍在朱溫身旁的七嘴八舌的說道,朱溫看著佛像也是猶豫不定。

  “不燒寺廟,恐怕林言會不高興,他為人心狠手辣,不聽話的人,你們也知道什么下場。”朱溫神情凝重的說,周圍幾人也露出懼色。

  “我們一起求下佛祖原諒吧。”朱溫說著跪在蒲團上,磕了三個響頭,面容虔誠,其他幾人紛紛效仿。

  “動手吧,你們去找些木材,我去拿香油來。”朱溫繞道佛像后面去尋找裝香油的大缸,這時候一道陽光從外面照進來,佛像背后的一個淺淺的“卍”字凸起,顯得十分顯眼。

  “那是什么。”朱溫心中嘀咕道,攀著桌子爬了上去,用手按呢一下那個凸起。

  “吱嘎”佛像的背后打開一個小門,一段階梯通向深處。

  “你們快過來!看這是什么。”朱溫大聲喊道,幾個人聽到聲音都跑了過來。

  “難道是寶藏?”

  “不一定,我聽說有些寺廟佛像底下鎮壓著惡鬼。”

  “不要嚇人,哪里有那么多妖魔鬼怪。”

  “我們下去看看便知,說不好是一場造化。”去做幾個火把來,朱溫吩咐道,幾個人用布條裹在木棒上,沾上香油點燃,幾個人依次鉆了進去,穿過一段狹長的甬道,幾人來到一個寬敞的密室,密室四周都刻滿了經文,中間是一個石頭做的供臺,上面有刻滿梵文的金鐘,在火把的照耀下金光閃閃。

  “這是?”朱溫看著那金鐘,心中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

  “是黃金,難怪這寺廟沒什么東西,原來都在這里。”一個矮胖的男子,急忙跑過去,伸手拿起那個金鐘,沒想到下面出來另外一個稍小的金鐘。

  “這個歸我了!”另外一個高瘦的男子急忙沖過去搶了起來。

  沒想到金鐘下面還有金鐘,幾個人每人都搶了一個金鐘,最后只剩下一個很小的金鐘,朱溫看著那最后的金鐘,不知為何,他感覺到那金鐘下面有一個聲音在呼喚他。

  “這是?骨頭?”朱溫打開最后一個金鐘,下面是一塊黑色的骨頭,他端詳了一下慢慢拿了起來。

  “我的金鐘怎么這么小,你的怎么這么大!”那高瘦的男子看著矮胖的男子怒吼道,眼中露出貪婪的神色。

  “把你的給我!”高瘦的男子抽出短刀,向著矮胖的男人襲去。

  “金鐘是我的。”

  “是我的。”

  幾個人都紅著眼睛盯著對方手中的金鐘。拿出兵刃廝殺起來,密室里鮮血飛濺,哀嚎聲,怒罵聲,瘋狂的笑聲充斥其中,朱溫的眼睛也漸漸的赤紅,他慢慢的抽出腰間的長刀,可是他的手顫抖著,似乎在竭力壓制著什么。

  “放下你手中的貪婪,你才能活下去。”朱溫忽然想起一個女人的聲音,朱溫的眼睛恢復了清明。

  “他們怎么了?”朱溫急忙丟掉手中的金鐘。

  “他們被貪婪蒙蔽了眼睛,注定要死在這里,你不也是差點加入他們嗎。”女人繼續說道,爭搶金鐘的人已經都倒在地上,那矮胖的男子抱著六個金鐘,臉上露出狂喜,在密室中左奔右跑,最后倒在地上沒了氣息。

  “你是誰?你在哪里?”朱溫驚恐的說道。

  “我就在你的手中,我叫蘇鈴。”朱溫聽了驚恐的看著手中的枯骨。

  “你把我放出來,那便是我的恩人了,說吧,你有什么想要的。”枯骨在涌現出一股黑氣,化成一個模糊的人影。

  “我,我想要權勢,不想再被人驅使,我想給我子女一個溫暖的家。”朱溫想起朱麗,目光變得溫柔起來。

  “你帶我離開這里,我幫你成就大業。”黑影說道。

  “如何帶你離開,這里沒有上鎖,你想離開還不簡單。”朱溫環視四周說道。

  “我被這經文壓制無法出去,只能附身于你,所以需要你喂食我一滴精血。”黑影說道。

  “你真的能助我成大業?我能信你嗎?”朱溫拿起刀猶豫了一下說道。

  “亂世之中,你想活著都難,與其信命,不如信我。”黑影說道,朱溫拿起刀在手掌中劃過。

  “滴答”一滴滴的鮮血落在那枯骨上,黑影凝實了,它脫離枯骨,在朱溫身邊徘徊了一下,忽然沒入朱溫體內,朱溫面露痛苦,額頭浸出大滴的汗珠,他身形搖晃的向著外面走去。

  “終于出來了!”看著外面的世界,朱溫露出一臉的陶醉,看著大堂之內的佛像,他忽然面色一寒。

  朱溫走出寺廟,熊熊的火光照亮天際,他沒有再回林言那里,而是直接投奔黃巢而去,從此朱溫的地位不斷的提升,后來他歸順唐朝,擊敗了起義軍,俘虜了林言,從此坐上了節度使的位置,

  “林言,你為何會心甘情愿跟著那朱溫?”一處廢棄的宅邸內莫凌盤膝而坐,看著林言說道,林言面露難色,不知如何回答。

  “我知道那朱溫身身后還有一個厲害角色,不然你也不會受制于他,所以我才帶你出府。”莫凌身上黑氣翻涌,將兩人籠罩其中。

  “哼,想算計我?”正在跟朱麗一起吃飯的朱溫,冷哼一聲自顧自的說道。

  “怎么了爹?”朱麗看到朱溫忽然自言自語,急忙問道。

  “爹沒事,麗兒,明天送你回天師府,你傳一個信給老天師,那莫凌恐怕要對天師府不利。”朱溫面色溫和的說道。

  第二天一輛馬車從后面駛出,向著龍虎山飛馳而去。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43524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秒速赛车技巧规律 11选5开奖结果 网络赚钱的app 河北20选5 欢乐捕鱼大战腾讯版 游戏麻将之四人麻将 德甲历届射手榜 516游戏中心 股票实时行情查询 今日十一运夺金预测 体彩浙江6+1规则 微信打鱼不下分 姚记棋牌辅助器 安徵11选5走势图 2019年最准三尾中特 重庆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