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三十四章 離別

第三十四章 離別


  王仙芝,黃巢的起義終究還是失敗了,看似和平的時代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暗中謀劃,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狼子野心的人,朱溫帶著大隊士兵來到龍虎山的時候,好多弟子都以為他是對龍虎山有所圖謀的。

  “老天師,昔日我落難之時,多虧了你們天師府的陳垚道長,才使得我女兒得以周全,沒想到我也能時來運轉,唐皇封我為河南節度使,也算是小有成就。”朱溫有些傲然的說道。

  他已經不在是當年那個流民,被林言從石舂寨帶走之后,朱溫加入了起義軍,依靠自己的膽識跟機敏,很快樹立了威信,成了起義軍的小頭目,跟林言平起平坐,后來起義軍勢力漸衰,他便瞅準時機,謀劃著出路,他拉攏林言,計劃投靠朝廷,起義軍最后失敗了,可是他卻得到了朝廷封賞,林言也成了他的部下。

  “朱節度使這次到我天師府,可是要接令嬡?”老天師沉聲說道。

  “正是,這些是小小心意,希望老天師收下。”朱溫揮手示意,一旁的士兵趕忙奉上一盤金銀。

  “父女再重聚是好事,你快去把陳垚跟他徒弟帶來。”老天朝著一個小道童說道,小道童急忙跑向陳垚的住處。

  不多時,門外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一個小女孩跑了進來,看到那個正襟危坐的男人,瞬間濕了眼眶,朱溫看到進來的朱麗,慢慢的站起來,眼中只有疼愛。

  “爹,我一直相信你沒死,我終于又見到你了。”朱麗說著泣不成聲。

  “都是爹不好,讓你受委屈了,從今以后,有爹在,一定讓你過的開開心心的。”朱溫抱著朱麗,眼角泛起了淚光。

  “麗兒,你跑這么快,我都沒趕上你。”陳垚一邊說一邊走進正堂。

  “林言,怎么會是你?你還敢來我龍虎山。”陳垚看著林言,面色一寒,這林言殺人無數,卻沒有得到應有的下場,反而越發發達。

  “陳道長,昔日之事也是迫不得已,而今我跟著朱節度使一同為朝廷效力,也算將功補過。”林言躬身行禮說道。

  “陳道長,別來無恙。”朱溫松開朱麗說道。

  “沒想到你沒死,我第二天去石舂寨尋你不見,以為你死了,更沒想到你今天會有如此大的成就。”陳垚吃驚的看著朱溫說道。

  “多謝道長關心,今日前來就是要接女兒下山。”

  “爹,我想留在龍虎山,跟他們在一起。”朱麗輕聲說道。

  “難道你不想跟爹在一起嗎?”朱溫目光慈愛的看著朱麗說。

  “沒有,我想跟爹在一起,只是我有個師兄跟我關系很好,我有些舍不得他。”朱麗看著門外說道。

  “既然舍不得,那就把他一起帶走。”朱溫話還沒說完,從門外跑進來一個少年,一下子沖到朱麗旁邊。

  “師妹,你要走了嗎?以后還回來嗎?”問話的正是火急火燎趕來的楊安。

  “爹,我要是答應跟你下山,以后我還能回來嗎?”朱麗看著朱溫,乞求道。

  “當然可以,以后你想來,我讓人送你來,不過今天你要跟我回家。”朱溫滿口應允下來。

  “那我可不可以帶我的師兄走?”朱麗看著神情落寞的楊安忙問道。

  “可以,你想帶誰走都可以,我的府邸不在乎多一個人。”朱溫說道。

  “師兄跟我一起走吧,到我爹那里。”朱麗輕聲問道。

  “那是你的家,你回去吧,好好陪伴你的家人,我要留在天師府陪師父。”楊安露出一個牽強的微笑,轉身跑了出去。

  朱溫最終帶著依依不舍的朱麗,離開了天師府,自從朱麗離開之后,楊安就一直悶悶不樂,躲在房間內。

  “徒兒,近日你好像都不開心,是不是因為朱麗那丫頭呢?”王岳問道。

  “沒有,她跟她爹回去享受榮華富貴了,還有親人陪伴,我只是因為此事,想起了我的爺爺。”楊安神情有些落寞,雖然楊振天不是他的親爺爺,可畢竟養育了他,是他記憶里唯一的親人。

  “別在這里難過了,老天師想到一個開啟那神秘木盒的方法,并且還特意強調要我帶著你一起去。”老天師忽然傳信給王岳說有了新方法,他急忙趕過去,卻被告知需要借助楊安,讓他也是一頭霧水。

  “帶我去?我可幫不了什么忙。”楊安急忙說道,這神秘盒子這么多年,都未曾聽師父說可以打開,現在他去又能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走吧,我們去了便知。”王岳搖了搖頭說道。

  “師父。”

  “師爺。”

  二人見到老天師急忙行禮,老天師還在端詳那個神秘的盒子,聽到兩人的聲音才回過神來。

  “你們兩個來了。”老天師和顏悅色的說道,隨手將盒子放在桌子上。

  “楊安關于這個木盒的事情,我想你師父應該告訴你了吧。”

  “師父跟我說了一些,這里面裝著一件叫龍靈石的神物。”

  “王岳,你忘了我跟你說過什么嗎?”老天師忽然面色一寒質問道。

  “弟子知錯,當日楊振天說出龍靈石之時,楊安也在,此物跟他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所以……”王岳看到老天師發怒,急忙跪在地上說道,楊安嚇到也急忙跪下。

  “哎……你可還跟他人談論起此事?”老天師嘆了口氣,面色混合了一些說道。

  “未有,只有我跟楊安知道,再未跟任何人提起。”王岳急忙說道,他跟楊安說起此事之時,也是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再不要同其他人講起。

  “楊安,你可跟誰人提起過龍靈石?”老天師看著跪在地上的楊安。

  “未有,師父有交代,從未跟其他師兄弟提起過。”楊安誠惶誠恐的說道。

  “那便好,龍靈石之事,若是傳揚出去,恐怕又是一股血雨腥風的爭斗。”老天師擔憂的說道。

  “徒兒明白,此事以后不會再提起。”王岳鄭重的說道。

  “那便好,王岳,我這么多年試了很多方法,都為破解這木盒上的黃色霧氣,我想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老天師看了看楊安,慢慢說道。

  “什么事?”

  “那就是楊振天,他既然能困龍,屠龍,可是他未曾想到盒子會有這黃色霧氣保護。”老天師說道。

  “那這跟楊安有何關系?”王岳疑惑的說。

  “我猜當日,他控制楊安,招來蛟龍,并非來自楊安的喊聲,而是這蛟龍體內的龍靈石的呼應。”老天師猜測道。

  “若是如此那應該只會來那條有龍靈石的蛟龍,為什么其余兩條也會進陣?”王岳想到當日可是三條蛟龍都被困在陣中。

  “這龍靈石乃是神龍魂魄凝結的神物,蛟龍不過是大蛇化形,龍靈石有著壓制的作用,所以都會追逐龍靈石而去。”老天師說道。

  “那就是說楊安引發龍靈石共鳴,龍靈石引來三條蛟龍?”王岳眉頭皺了皺說道。

  “因此我猜,楊安便是開啟盒子的鑰匙。”老天師看著楊安說道。

  “我?”楊安一臉的震驚。

  “是真是假,一試便知,楊安,你伸出手來。”老天師將木盒放到楊安右手上,那黃色的霧氣,仿佛復活一般,在楊安的手指間串動。

  “師父,看來您料想的是對的。”王岳激動的說道。

  老天師剛準備伸手去觸碰木盒,忽然楊安指間的的黃色霧氣,都退回了木盒上,將木盒又重新包裹起來。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44266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分分彩后二走势图怎么看 股票周一几点开盘 澳洲快乐8基本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全民捕鱼安卓版下载 贵州麻将下载 股票挣了谁的钱 熊猫四川麻将有挂吗 街机千炮捕鱼 融资融券的股票不能 黑龙江省6十 开奖结果 宁夏11选五走势今天 下载熊猫棋牌app 炒股哪个平台好 快乐扑克派怎么参加 广西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