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三十三章 封印靈石

第三十三章 封印靈石


  “天亮之后,我準備再去那城寨救人,可是那里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顯然昨天他們屠殺了剩下的人,放火燒毀了那里。”陳垚看著那場景,心中十分的難過,那些都是鮮活的人命。

  “那里的人都被屠殺殆盡?”王岳問道,沒想到天下已經如此的混亂。

  “恐怕是的地上都是燒焦的尸體,他們不會帶著俘虜轉移。”陳垚肯定的說道。

  “師父我一路打聽得知,那類似石舂寨的地方,恐怕有上千處。”陳垚說到最后,面容變得十分難看。

  “什么上千處,那要死多少人。”

  “這殺人為糧的惡行也做得出來,跟禽獸有何區別?!”

  “那我們龍虎山會不會被他們盯上。”

  殿下的弟子議論紛紛,有的面露憤怒,有的面露悲傷,有的面露驚恐,老天師看看下面的人,搖了搖頭,他先前占卜得知,天下將亂,民不聊生,卻沒想到已經混亂如此。

  “即日起,所有弟子未經允許,不準踏出山門,違者逐出師門。”老天師面色凝重的說道。

  “師父,我們不下山去解救百姓么?”

  “師父…”

  “你們沒聽到我剛才說的?還是你們想脫離天師府。”老天師起身說道。

  弟子都沒人再敢說話,老天師嘆了一口氣,轉身回到了內堂。

  “師父,您叫我。”王岳恭敬的站在一旁說道。

  “王岳,這得自蛟龍體內的盒子,你可還知道什么嗎?”老天師拿著那木盒,臉色有些憔悴。

  “我所知,都已經告訴師父,您氣色有些不好,沒事吧。”王岳關切的問道。

  “沒事,為師,今天所說的話,可能你們不理解,但是都是為了你們好。”

  “師父,自然有師父的道理。”

  “為師今天占了一卦,我們天師府將有一場劫難,恐怕跟這個木盒有關。”老天師擔憂道。

  “師父,弟子想起一事,楊安爺被蛟龍吞咬的時候,曾喊過龍靈石,不知是否跟這木盒有關。”王岳腦中忽然想起當日之事,急忙說道。

  “龍靈石!”老天師聽到這三個字,眼睛露出震驚。

  “難道這龍靈石三個字跟木盒有關?”王岳從未見過師父如此,忙問道。

  “若真是如此,恐怕天下之事,是有人故意為之,為的就是這盒子里的東西。”老天師拿著手中的盒子,面色凝重的說

  “什么!一個盒子就能引發天下大亂嗎?那豈不是災禍之源?”王岳驚異的說道。

  “應該說是龍靈石引發的天下之事,所以此物還是封印起來為好,對任何人不準再提起此事。”老天師嚴肅的說道。

  “弟子一定守口如瓶,不過這龍靈石到底是什么,竟然會引發天下大亂。”王岳好奇的問道。

  “關于此物,我也是從一本古書上得知,龍靈石乃是神龍魂魄凝結而成的神物,據說可以改一國家之運,得龍靈石可得天下,這其中的誘惑,恐怕沒人能擋住。”老天師拿起木盒意味深長的說。

  “倘若如此這龍靈石留在我們天師府,豈不是會被天下人窺視。”王岳擔憂的說。

  “如今天下已亂,此物若是現世,恐怕會亂上加亂。”

  “師父想將它封印在何處?”

  “乾坤鼎!”

  自陳垚過來之后,天師府就關閉山門,外界的紛爭依舊,唐軍與起義軍你爭我奪,人命在戰火中如同草芥,天師府內一切如舊,楊安成了王岳的徒弟,每日都在山上修習,不知不知覺五年過去。

  “師伯早。”楊安見到陳垚趕忙行禮,只是一只手放在背后。

  “楊安,又來看你師妹了么。”陳垚笑著問道。

  “前日師妹說喜歡小鳥,昨天在山上捉到一只,給她送過來。”楊安從背后拿出一個小鳥籠,里面一個黃色的小鳥跳來跳去。

  “去吧,她在里面練習寫字。”陳垚說道,楊安一路小跑進了內堂。

  “師妹,你還真是認真呀,你看我給你帶什么來了。”楊安從背后拿出一只小鳥。

  “謝謝師哥,你還記得這事啊。”小女孩當下筆,開心的說道。

  這個小女孩就是陳垚從石舂寨帶回的人,她叫朱麗,老天師讓陳垚做了她的師父,在龍虎山的五年,她越發的漂亮,鳳尾明眸,櫻口瓊鼻,不少的兄弟都很是喜歡她,但只跟楊安關系最好,可能因為兩個人都是孤兒,身世相似。

  “師妹的事,就是我的事。”楊安鄭重的說道。

  “師哥,我最近一直夢到我爹,我覺得他可能沒有死,我想下山去找他。”朱麗面露愁容,她想下山,可是師門有命,下山就會被逐出師門,可是不下山,自己又備受夢境煎熬。

  “下山你就別想了,老天師不讓,也是怕咱們天師府的重寶被他人知曉。”楊安悄悄說道。

  “重寶?是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朱麗好奇的問。

  “我告訴你,你可能不能告訴任何人,我也是聽我師父說的。”楊安起身,走出去四下看了看沒有人,小心翼翼的走回來。

  “到底是什么呀,你看你這偷偷摸摸的樣子。”朱麗笑著說。

  “你知道什么,這事要是傳出去,咱們天師府會招來災禍的。”楊安說道。

  “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你快說咱們龍虎山的重寶是什么。”朱麗催促道。

  “龍靈石。”

  “什么是龍靈石,很厲害嗎?”

  “龍靈石據說能改一個國家的國運,得到它就能得到天下,好像可以做皇帝。”楊安神秘的說道。

  “這么厲害,那豈不是很多人都會去爭搶。”朱麗不解的問。

  “老天師把它封印起來了,好像除了我師父跟老天師,別人都不知道。”

  “那你師父怎么會告訴你的。”

  “我偷聽他們說話。”楊安不好意思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放心,我一定保密。”朱麗拍了拍胸脯說道。

  “對了,師妹你怎么知道他還活著。”楊安用手碰了碰鳥籠,小鳥才發出一聲鳴叫。

  “我也不知道,一直夢到他,夢里他說會來找我。”朱麗有些迷茫的說道。

  “那你還記得他的名字嗎?”楊安問道。

  “當然記得,我爹的名字叫朱溫。”朱麗的腦中又浮現出那個高大的身影。

  與此同時在一處華麗的宮殿內,一個衣著華麗的男人正襟危坐,看著正在跳舞的侍女,大口的喝著酒,一旁林言恭敬的站著。

  “當日,救走我女兒的道士來自龍虎山是嗎?”男子問道。

  “正是,那道人親口所言。”林言急忙回答道。

  “這么多年我四處奔波,今日終于有了成就,我要去接回我的女兒。”男子忽然站起身說道。

  “你們還能愣著做什么,趕緊準備好,咱們去龍虎山。”林言沖侍衛喊道。

  一隊士兵,簇擁著一輛華貴的馬車,向龍虎山進發。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44750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25选5五注一起中五个号可算中奖 英国赛车3分钟官网 pc蛋蛋单双大小规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网上赚钱的软件 fg天天捕鱼漏洞 北京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25选五开奖结果 华东15选5胆拖投注 四肖八码期期准正版 福州麻将玩法 福彩3d对应码表 澳洲快乐8开奖走势图 手机网游赚钱平台 给一个财神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