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三十章 禍起

第三十章 禍起


  “是你!”小姑娘認出說話之人,正是當日被她爹救起的那對師徒。

  “沒想到,這么快我們就見面了,你怎么到我們龍虎山來了,你爹呢?”王岳看到小姑娘獨自一人,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爹死了,幸虧這位大叔救了我。”小姑娘說話間眼淚流了下來。

  “師兄這到底怎么一回事。”王岳急切的說道。

  “你認識她?”陳垚看了看小姑娘,又看了看王岳。

  “我跟我徒弟在孔泉村,被洪水圍困,多虧了這小姑娘的父親,我們才得以脫困。”王岳感激的說道。

  “什么,你去了孔泉村?那蛟龍之事?”陳垚驚奇的問道。

  “哎,師兄此事說來話長。”王岳嘆了口氣說道。

  “陳垚,既然你回來了,那就把你的師兄弟們都召集起來,將你此次的見聞將給大家聽一下。”老天師緩緩說道。

  自從那校尉帶著陳垚下山之后,老天師就連占卜幾次,所得卦象,都顯示此番陳垚回山,必定會帶來災禍,眼下陳垚回山,他所遇之事還需讓弟子們都知曉為好,若是以后何變故,也好齊心應對。

  山上的銅鐘響起,這巨大的銅鐘,一般都是發生了緊急的事情才會敲響,銅鐘悠悠,或是練功,或是冥想的弟子,都紛紛停下來,向大殿趕去,不一會,大廳內就站滿了天師府的弟子。

  “大師兄,回來了,好像帶回來一個小女孩。”

  “五師兄,回來也帶來了一個小男孩。”

  “你們聽說沒,山下好像出了大事。”

  堂上老天師正襟危坐,身旁分別站著陳垚,王岳等五名弟子。楊安跟那個小姑娘混跡在下面的弟子之中,天師府基本上人都到齊。

  “諸位是兄弟,我此番奉師父之命下山,發現山下出了大事。”陳垚面容凝重的看著眾人說道。

  “陳垚你將所見所聞說與大家。”老天師說道。

  “師傅,那校尉口中所說的,黃河水底的蛟龍,已經不知被誰斬殺,弟子趕到的時候已經只剩下三堆骸骨。”陳垚從龍虎山出發,跟著那校尉日夜兼程,趕到了孔泉村,洪水已經退出,村子已經一片狼藉,烏鴉在空中盤旋,淤泥中偶然可見殘肢,四周荒蕪一人,顯得荒涼恐怖,在村子的正中有三堆巨大的骸骨,正是那黃河蛟龍的尸骨,只是皮肉盡去。

  “關于那黃河蛟龍,我看還是讓你師弟講給你們聽吧。”老天師看了一眼王岳說道,后者

  “五師弟,你也遇見那黃河蛟龍了?”陳垚有些意外的問道。

  王岳點了點頭,將途徑孔泉村,發現困龍陣,黃河決堤,搏殺蛟龍,偶得寶盒一一講來,下面的弟子都瞪大眼睛,不時發出一陣贊嘆。

  “什么?師弟,你竟然殺掉了蛟龍!”陳垚聽完王岳的講述,滿臉的吃驚。

  “五師兄,好厲害。”下面的一眾弟子驚嘆道,只是楊安一邊聽著王岳講述,一邊回憶起當晚的事情,想到了楊振天,不由的眼淚流了下來。

  “大師兄,你所說的大事就是這件嗎?”王岳回到老天師身邊低聲問道。

  “這只是其一,還有一件事恐怕說出來,會引起大家的慌亂。”陳垚猶豫了一下沉聲說道,幾位師兄弟都聽到都疑惑的看著陳垚。

  “陳垚,有什么事情盡管講出來,我們修道之人,倘若遇事便慌亂無措,又怎能堅定道心,修為又如何能提高。”老天師面容堅毅的說。

  “師父教訓的是,諸位師弟,我本奉師父命令,去鎮壓那黃河蛟龍,沒想到蛟龍已被王岳師弟鏟除,我便啟程返回龍虎山,卻未曾想途中遭遇變故。”陳垚轉過身來,將路遇之事娓娓道來。

  陳垚在孔泉村見蛟龍已死,便同那校尉道別,準備返回山門復命,路經陳州,夜已深,便準備投宿,可是連續去了幾戶人家,都發現里面空無一人,正在納悶之時,忽然從門外沖出一堆雜兵,這些人手持各種兵器,身上的衣物也是五花八門,有的身穿唐軍的軍服,有的身穿商賈衣服,還有的做農人打扮,將他團團圍住,竟然不問緣由的就要砍殺,陳垚急忙抽出背后長劍,一連挑翻幾個壯漢,一時間沒竟沒人再敢上前來。

  “老大,我們圍住一個老道,可是他會功夫,我們打不過他。”一個滿臉麻子的漢子跑出來說道,他對面站著一個清瘦的青年,面頰狹長,蜂目細眉,嘴下有一顆黑痣,正坐在凳子上

  “廢物,平時軍糧白讓你們吃了。”一個清瘦的青年抬手就給了麻臉漢子一巴掌,麻臉漢子捂著臉,站在一旁不敢再說話。

  “你這老道是哪里來的?到陳州來做什么?”清瘦的青年說著話走了過來,雜兵急忙讓開一條道,他一邊打量老道一邊問道,心中卻在盤算著。

  “前下山之時,聽說黃巢率眾起義,對抗朝廷,看來我所遇之人多半便是黃巢的軍隊了。”陳垚看著來人心中想道

  “問你話呢,你是啞巴還是聾子?”麻臉漢子大聲質問。

  “我是龍虎山的道士陳垚,云游到此地,不知各位好漢,圍住我是何意圖?“陳垚看著周圍的人,這為首的青年做讀書人打扮。

  “哎呀,原來是天師府的道爺,幸會幸會,在下林言有禮了。”青年聽說陳垚來自龍虎山,面色一變,躬身行禮,態度變得非常恭敬,麻臉漢子在一般滿眼的疑惑。

  “各位好漢可是黃巢將軍的將士?”陳垚試探的問道。

  “正是,既然道爺知道我們是誰,想必也知曉我們起義,旨在為了推翻暴政,造福蒼生,眼下我們遇到一件棘手的事,需要道爺出手相助,不知道爺可愿意?”林言急忙說道,那件事情恐怕只有眼前之人才有能力解決。

  “哦?各位軍爺有何難處不妨說來,若是能幫,我定當相助。”陳垚看著四周的雜兵,眼中露出疑惑。

  “這大災之年,餓殍遍野,怎的這些人油光滿面,體型壯碩。”陳垚一路走來,饑民遍地,樹皮草根都被啃食殆盡,陳垚心中升起一股異樣。

  “道爺隨我去了便知,此事只有道爺才能幫忙,若是事成,道爺想要什么盡管開口,還請道爺賞個面子。”林言說著從懷中掏出一錠金子,遞到陳垚身前。

  “此地空無一個人,看來村民有可能被他們抓了,可若是抓兵丁,也應剩下老弱婦孺,怎的會一下子將所有人抓走,看來定然有隱情,”陳垚正看著周圍這些兇神惡煞的雜兵,以及那滿臉殷勤的王言,心中更加疑惑。

  “如此,那貧道就跟你去一趟,若能幫上忙最好,若是幫不上忙,還請勿怪。”陳垚說道,也許跟著林言去一趟,心中疑惑就能得到解答。

  “道爺,請!”陳垚一揮手,圍著陳垚的雜兵急忙散開,林言命人牽來一匹馬,請陳垚上馬,自己騎上另外一匹,在前面帶路。

  陳垚發現,這些雜兵還押解這一對父女,跟在他身后,陳垚想詢問緣由,可林言似乎有意躲閃,其他人也默不作聲,只好作罷,隊伍在山林間行進,不多時來到一處山寨前,山寨燈火通明,里面人聲嘈雜,還夾雜著絕望的喊叫聲。

  “我們回來了,快開門!”麻臉漢子沖著城寨喊道,大門吱吱呀呀的打開了,陳垚跟著眾人進入其中,經過第二道大門,眼前豁然開朗。

  “這是!”陳垚看到眼前的景象,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饒是他平時心性堅定,此刻也忍不住嘔吐起來。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45869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微信幸运捕鱼攻略 甘肃快3预测一定牛官网 香港四不像必中一肖 龙兴山西麻将俱乐部 股票微信群 五分彩是合法的吗 楚天风彩30选5开奖 捕鱼大亨2019现金版 环球国际app下载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连码三全中怎么买才赢 四川单机麻将 贵州11选5彩票 生财有道库图香港 重庆天天麻将下载 广西11选5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