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二十三章 崩塌

第二十三章 崩塌


  在孔泉村待了三日,王岳發現越發感到疑惑,村中沒有任何異常,村民依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的只是,村民對于王岳有大災將至的勸告的嘲諷,將他視為江湖騙子一流。

  “難道是我猜錯了?若是我猜錯倒也是好事。”王岳從村邊的山坡邊邊走邊想。

  “王道長準備明天就走?為何不多住幾天,我看楊安十分喜歡你,你若是能收下他做徒弟,也是他的造化。“楊振天聽說王岳要走,有些焦急的說道,提出讓王岳收楊安做徒弟。

  “不可不可,老人家能力遠在我之上,何不親自教授,舍近求遠,這是何必。“王岳十分不解,這老人讓楊安拜自己為師,所為何故。

  “老朽我都這般歲數,不知哪天就命歸西天,能教他多少,楊安還小,若是能拜你為師,也算有個好的前程,不至于以后淪為孤兒。“楊振天說著眼中淚光閃動,微顫的身體有些搖晃,楊安急忙過去攙扶。

  “爺爺,我哪里也不去,就在這里陪著您。”楊安看到楊振天這樣,也急得哭了起來,王岳看到這一幕心有不忍,但還是不想收徒。

  “王道長,求你行行好,收下楊安吧。”楊振天說著就要下跪,王岳急忙過去攙扶。

  王岳只記得小時候災荒,父母相繼餓死,剩下自己一個人逃難,一路上風餐露宿,險些喪命,后來得遇師父,才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若是楊振天去世,楊安的處境便如同年幼時的他。

  “哎,老人家你這可折煞我了,這樣吧您若是相信我,我便收下楊安,只是不知道楊安可否愿意,”王岳嘆了一口氣,輕聲說道。

  “楊安,快過來給你師父磕頭,快!”楊振天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一把抓過楊安,讓他給王岳下跪。

  “拜師禮就先不用了,等回龍虎山,再行不遲。”王岳急忙制止,他平生第一次收徒,拜師禮他也一知半解,索性就推說,回山之后再說。

  “那也好,王道長,且再多住兩日,我給你們收拾一些行裝,再備一些干糧。”楊振天說道,楊安望著楊振天流露出不舍,手靜靜地抓著楊振天的衣角。

  “這些倒不必,路上只要有我在定不會讓楊安食不果腹。“王岳說道,他身上還是有些錢財,兩個人吃喝應該不愁,之前為了四處調查,才假裝落魄,不過要急著趕回山,把路上的見聞告訴師傅,這大災一出,說不得會引出大妖,到時生靈涂炭,變成一幅人間慘劇。

  “王道長,就再多待兩日,我也好跟楊安告別一下,下次不知還能不能再見我這個孫子。”楊振天有些悲切的說,王岳一時間竟找不到任何留有反駁的理由,臉上露出難色。

  “好吧,那我就再多留兩日,老人家,我也有要緊之事需要趕回山門,還望老人家體諒,兩日之后無論如何我都要走。”王岳堅定的說道,他盤算著,自己在路上加快步伐,再顧一輛車,把這兩日的路程趕回來便是。

  “多謝王道長。”楊振天感激的說道,王岳有些無奈的看了看也算二人,轉身走了出去。

  “楊安,還不快跟上你師父,看他有什么需要你幫忙的,我去幫你收拾下行裝。”在楊振天的催促下,楊安只能有些不舍的離開。

  “那邊的事情怎么樣了?還要多久?”楊振天有些不悅的問道,他沒想到這王岳突然在這節骨眼上要走,還好他急中生智,拿楊安做了擋箭牌,才硬把王岳留下。

  “已經有了消息,明天晚上便會行動,都已經布置妥當,只是那人還有些猶豫。”黑暗中一個聲音傳來,一雙綠油油的眼睛,始終被一團黑氣籠罩。

  “關乎這么多性命,任誰都會有所猶豫,我們這邊的事情你都看過了沒?“楊振天問道。

  “此處設置,都是高人所布,我已做了加固,定然萬無一失,想到那神物就要現世,我就興奮不已。“黑暗中那雙綠油油的眼睛光芒更勝。

  “找了這么多年,沒想到被他給藏在那里,真的佩服他的本事。“楊振天說道,隱藏這神物的人,在他看來已經大智近妖,他的手段也讓楊振天得知消息之時驚駭不已。

  “那道士前天在村中亂走,走到陣眼附近,一番勘察,卻一無所獲,看來他已經知道一些什么。”黑影有些擔憂的說。

  “怕只是誤打誤撞才找到那里的,他應該知道一些關于困龍陣的事,不過陣眼被我們掌控,憑他再大的本事又能怎樣。”楊振天自信的說道。

  “如此甚好,那我先回陣眼去,省的被那道士看出端倪,平生事端。“黑暗中的人說道。

  “去吧,我也要去準備一下,跟這道長和楊安告別了。”楊振天轉身走向屋后。

  王岳在孔泉村的第二天,楊安跟周邊的玩伴都一一道別,不多時村中之人都知道楊安要離開這里,有的是不舍,有的是羨慕,有的是嘲諷,傍晚時分,王岳跟楊安回到家中,此時外面下起了大雨,風雨交加之下,天地一片雨幕。

  “王道長,東西我已經收拾妥當,明天就可以啟程,還望道長多多照顧我家楊安,老朽在此謝過了。”楊振天拱手說道。

  “楊安既然認我做師父,我定當盡心竭力,只是您這是何意?”王岳指著桌子上的酒菜說道,桌子上有葷素五個菜,還有一壺酒。

  “這頓飯全當我給道長踐行了。”楊振天給王岳倒上一杯酒,端起杯子來說道。

  “老人家客氣了,請…”王岳端起酒杯也不推脫,一飲而盡,兩人一邊喝酒,一邊吃菜,外面電閃雷鳴,夜空忽明忽暗。

  “這酒好厲害,我有些不勝酒力,我…….”王岳身形搖晃,話未說完,竟然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道長,道長”楊振天一連喊了幾聲,王岳都沒有反應,他露出無奈的搖了搖頭,嘴角露出意思不易察覺的微笑。

  與此同時,黃河岸邊,一個信使急速跑來,跪地行禮,將一份信封交給一個獨眼壯漢。

  “朝廷命令我們現在就掘開這堤壩,讓這黃河水去延緩黃巢叛軍的前進,軍令如山不可違抗。可是沿岸的百姓怎么辦,那可都是鮮活的人命啊。”壯漢看完信件,喃喃說道,面露痛苦之色

  “去準備一下,把最后一點堤壩,用火藥炸開,其他人快點撤離。”獨眼壯漢思索良久,終于下定決心,對身旁的司戈說道,司戈應聲向著堤壩跑去,不久堤壩上的人開始快速撤離。

  “奶奶,希望你在天有靈保佑我,孫子不肖沒能遵從您的教導。”獨眼壯漢望著黃河,一滴眼淚悄然落下。

  “轟隆,轟隆”幾聲巨響過后,黃河堤壩被炸開了一道巨大的缺口,滾滾黃河水奔騰而來,在黃河水的沖擊下,缺口越來越大,一條黃色的水龍向著周邊奔騰而去。

  “來了,來了,終于來了!”聽到巨響,楊振天激動的站了起來。

  “爺爺,你說什么來?”楊安不解的問,楊振天并未回答,趴在桌子上的王岳,手指微微動了一下。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48628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广西三公棋牌游戏开发 pk10稳赢公式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赛车pk10定位技巧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预测 浙江11选五哪个平台有 棋牌斗牛牛 极速赛车下 捕鱼来了直播 下载哈哈湖南麻将 四方棋牌李逵劈鱼 南宁麻将基本规则图片 千炮捕鱼JJ版技巧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在线 跌破发行价的股票有 快速赛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