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十九章 落月古井(下)

第十九章 落月古井(下)


  水下有些渾濁,時不時有水生物游過,這老水塘別看邊緣淺,中間可是非常深,吞寶妖游到水塘底部,看到正中央有一個漆黑的井口,井邊的巨石古舊斑駁,上面刻著晦澀難懂的奇怪符號,吞寶妖看著這些神秘的符號,眼中露出一絲驚異,井口被一層法陣阻隔,發水淡淡的藍色光華,一群魚兒游到井口,忽然井口噴出一個巨大的氣泡,魚兒嚇得四散逃離。

  “這位朋友既然來了,為何不敢進來,難道是怕了?”井內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吞寶妖用手點了一下那井口的法陣,上面傳來一陣阻力。

  “哼!”吞寶妖冷哼一聲,右手長劍一揮,直接將那法陣劃開了一個長口,吞寶妖一個閃身飛入其中,法陣隨即恢復原狀。

  這古井之下是一個悠長的甬道,吞寶妖一路下墜,眼前出現了一片亮光,吞寶妖看見出口到了,不敢大意,左手一翻清月鏡出現在手心,接著清月鏡上一道光柱直接射出,吞寶妖跟在光柱后面,沖出了洞口。

  “閃開!”一個青面獠牙的男子感受到強大的氣息,急忙喊道,底下一群小妖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只見一道凌冽的光柱,直沖出來。

  “好手段!”說時遲那時快,男子口中噴出一道紅光,跟光柱碰撞在一起。

  “砰”一股能量將散開,手持武器的小妖,被散開的能量沖的身形不穩,紛紛退后,洞口飛出一個冷峻的中年男子,凌空而立,手持長劍,俯視眾人。

  “好一個小世界!”吞寶妖環視一番贊嘆道,吞寶妖出現的洞口,此刻已經閉合化作一輪圓月,高懸在空中,下方有山有林還有有河,阡陌交通,屋舍儼然,此刻正有十幾個小妖,手持各種武器,將自己團團圍住,為首的是一個青面獠牙的男子,手持一個狼牙棒,正惡狠狠的盯著自己。

  “哥,就是他殺了我們的報信魚妖,還打傷了我!”先前那個壯碩的男子,指著吞寶妖說道。

  “這位朋友你打傷我弟弟,還敢找上門來,我應該說你大膽呢,還是說你傻呢!”青面獠牙的男子名叫羅烈,被打傷的那個男子叫羅英,兩人都是落月古井的守衛統領,此刻羅烈看著吞寶妖,眼中露出一絲狂熱。

  “你弟弟抓了我的人,我只是來要回去的,要是你們交出來,我扭頭就走,從此井水不犯河水。”吞寶妖感受到羅烈的妖氣,顯然對方是可以放出來的,以此來震懾吞寶妖,不過他根本不理會,神情嚴肅的說道。

  “哈哈,你好大的口氣,你殺了我家的報信魚妖,這事還沒算清,還想要人!”羅烈聽到吞寶妖的話,大笑一聲,隨后面色一寒說道,手中的狼牙棒隱隱有紅光涌動。

  “你幾時看到魚妖是我殺的?我要是想殺,還會給你們剩下這殘骸?”吞寶妖一揮手從衣袖里飛出一條殘缺的魚,直直的向著羅烈飛去,對面一把抓住了魚妖。

  “被清燉了?”羅烈從這殘缺的魚妖身上聞到一股八角花椒的味道。

  “它被村子里的一個老頭抓住,被燉著吃了,死后被邪氣侵蝕,變成了妖魔,那老頭也因它而死。”吞寶妖緩緩道來,這魚妖從土里出現,吞寶妖就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那便是妖怪被邪氣侵蝕,墮落成的妖魔所散發出來的氣息。

  “如果不是你,那為什么我看到你抓著它”羅英臉色有點難看,雖然他知道自己魯莽了,但還是不依不饒的說。

  “我若不抓著它,恐怕要死更多的人,此事你們落月古井能負責?”吞寶妖義正言辭的說。

  “你說報信魚受邪氣侵蝕變成妖魔,可是我為什么一點都感受不到,你想胡亂編造一個故事來騙我?”羅烈看了看報信魚殘軀說道。

  “因為我將它們抽離了這魚妖的軀體。”

  “哦,你還有這手段,你抽離這些邪氣作何用?”

  “我自有我的用處,無需告訴你,我只問李萱在哪里?”吞寶妖不想把李萱的秘密說出來讓別人知道,直接拒絕回答。

  “那就別想帶走那個小姑娘!”羅烈目光一寒。

  “那就讓我看看你們有什么本事!”吞寶妖長劍一揮,一道紫色的劍影直接飛向羅烈。

  “鐺”羅烈的狼牙棒擋住了劍影,但是上面去留下一道劍痕,他眼中露出震驚,這劍影好生厲害。

  “竟然接下了,那就看看你能接下幾次,紫幽幻影!”吞寶妖揮動長劍,無數的劍影從空中落下。

  “哈!”羅烈大喊一聲,身軀驟然變大,揮舞著狼牙棒擊碎了許多的劍影,但下方的小妖就沒這么幸運了,劍影落下,他們用武器去擋,原本堅硬的武器,此刻變得不堪一擊,自己也被劍影擊傷,一時間地上哀嚎不斷。

  “我們跟你拼了!”羅英,羅烈看到小妖紛紛受傷倒地,兩人眼睛赤紅,化作一青一黑,兩條大魚,露出鋒利的獠牙,向著吞寶妖飛去。

  “紫幽血劍!”吞寶妖手上身處鮮血,紛紛流向長劍,長劍的劍身逐漸變紅,手柄上的紫色氣愈發明亮,一股強大的殺氣升騰,羅英羅烈臉色大變,一道紅色巨劍斬向兩人,兩人化身的大魚身上的鱗片出現了龜裂。

  “月華成咒,落月斬!”一道黑色的刀刃跟巨劍碰撞在一起,瞬間的的沖擊,讓羅英羅烈飛出去,吞寶妖嘴角滲出一絲鮮血,一個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吞寶妖的對面,右手纏繞著一團黑氣。

  “閣下,如此興師問罪,卻只是為了一個人類小娃娃,敢問她與閣下什么關系。”老者一襲黑衣,圓圓的臉上布滿皺紋,胡子花白,眼睛瞇著,語氣十分隨和。

  “年老!殺了他!他傷了我們的人。”羅烈看到老者,激動的喊道。

  “閉嘴!”老頭呵斥道,羅烈嚇得一個激靈,不敢再講話。

  “故人托付我照顧她,僅此而已,職責所在!”吞寶妖面色有些蒼白,語氣平靜的回答道,其實他內心此刻十分慌亂,沒曾想會遇到這么強勁的對手,這老者輕描淡寫就破了紫幽血劍,而且他手上的那團黑氣,給吞寶妖一陣壓迫感。

  “哦?受人之托,便能這般拼命,此人有恩于你吧,看來閣下也是個忠義之人,也罷,這小娃娃還給你!”老者一揮手李萱從下面的一間屋舍飛出,飛向吞寶妖。

  “多謝!”吞寶妖接住李萱,查看一番,發現她只是昏迷,長舒一口氣說道。

  “這小姑娘體質特殊,閣下可要小心保護了!”老者說道。

  “有勞費心了,告辭!”吞寶妖用長劍劃開空中的月亮,帶著李萱飛了出去。

  “年老,就這樣放他們走了?”過了一會羅英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小姑娘的體內有一股奇怪的力量,跟當年殺滅邪蕩妖的那人的一模一樣!”老者面色有些古怪的說道。

  “你是說.......”羅英羅烈大吃一驚,可話還沒說出口就被老者打斷。

  “就算不是那人的后人,也跟那人脫不了干系,以后叮囑小妖,不準隨意出去,也不要招惹他們。”老者寒聲說道,兩人急忙應下。

  老者一招手,那報信魚的殘軀中飛出一個光球,里面映出一行文字,老者看完面色一驚,隨手將光球捏爆。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502906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棋盛棋牌app 打牌老是输是什么原因 大类资产配置与财富 微乐吉林麻将安卓版下载 趣味捕鱼达人安卓版旧版本 闲来麻将赚钱 捕鱼大师app 北京麻将开挂 家庭资产配置比例 标准普尔 至尊棋牌娱乐 吉林ll选5走势图 网上赚钱什么软件 捕鱼大亨91版本 大地棋牌最新版 如何做公募基金的资产配置 永利a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