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十一章 現身

第十一章 現身


  翌日清晨,李萱醒來,劉芬小心翼翼的幫李萱將那個顆仿真眼重新裝好,眨了眨眼睛,感覺昨天的不適感減輕了,李磊和李燕都已經去上學了,家里只剩下她們母女二人,收拾完家務,劉芬帶著李萱到小學學前班報名,李萱即將開始上學。

  李平昨天晚上回到煤礦上,警察已經在胡媚跟林蕭以前住過的屋子里進行勘察,但胡媚跟林蕭已經不知所蹤,地上有血跡跟衣服碎片,李立國也沒有了蹤影。

  “我們懷疑李立國可能已經遇害,只是不知道他的尸體被藏在什么地方。”一個警察跟李平說道。

  “所有人,在煤礦四周尋找這三個人,只要找到任何線索,獎勵1500塊。”李平動員所有煤礦上工人去尋找,一時間煤礦周圍人頭攢動,手電筒的燈光,像是黑夜里的螢火蟲,散落在空曠的田野中。

  一晚上尋找,大家幾乎把每一寸地方都找遍了,大到空房,小到土洞,盤查發現胡媚跟林蕭的身份證是假的,這下進入了僵局,多方尋找無果,三人仿佛人間蒸發一般,李立國的家人多次到煤礦上鬧事,加上工人的傷亡事故,煤礦停業整頓,老板最終賠付了一大筆錢才了結。

  李萱順利的上學,雖然開始同學們對李萱有些另眼相看,但是小孩天性單純,很快就打成了一片,李萱在學習上十分出眾,在班級一直名列前茅,李平也是十分欣慰。

  小學六年的時光很快的就度過了,李萱跟小伙伴沒少到處搗蛋,那時候村子還流行土葬,在農田或者山坡上,散落著不少墳丘,李萱每次經過那里都會感覺有些異樣,有幾次路過南邊那片大墓園,李萱會有明顯的感覺,但是她說不出是因為什么,覺得可能是聽長輩講述的鬼怪故事,造成的心理作用,雖然到處玩耍,但是學習沒有落下,這也是劉芬一直沒有禁止她出去玩的原因。

  這六年里,李磊跟李燕相繼輟學,李磊初中畢業就不想再上學,后來去當兵因為身高不夠沒有被選上,就跟著朋友去往南方打工。李燕初中畢業,沒有考上理想的高中,也選擇了輟學,在李平所在的煤礦,給運煤的車輛過磅,沒兩年就嫁給了鄰村的一個男人,李平以前所在的煤礦,因為那次傷亡事故,停業整頓后一直沒有在運營,老板把煤礦也轉讓出去,李平本來準備重新找工作,但新老板勸說他留下繼續幫忙打理煤礦。

  李萱考上鄉里的初中,由于鄉里的初中在村子的南面,到李萱家還有一段2公里的路程,每天上學放學,李萱騎車都會經過那片大的墓園,那種異樣的感覺也成了一種習慣,李萱已習以為常。

  直到初三那年冬天,學習到了關鍵的時間段,學校規定學生晚上要上晚自習課,每天放學吃完晚飯,就要急忙趕往學校,晚上八點上完晚自習才能回家,為中考做最后的沖刺,李萱每天都在忙碌的學習,每天放學,都跟同村的同學一起騎車回家,有時候她也會住在姐姐家,因為姐姐家到學校比較近。

  一天晚上,李萱被一道物理難題給難住了,在研習解題答案的過程中,李萱有些忘我了,連放學了都沒注意到,平時一起結伴回家的同學,見喊她沒反應,以為她今天要住在姐姐家,也就都先回家了,不知不覺,同學們都走光了,教室里就剩下了她自己。

  “李萱,你怎么還在這里啊?”張老師批改完作業,經過李萱的班級,看到她還在教室里,便走進來問道。

  “張老師,我解題忘了時間了,我這就回家。”李萱說著臉一紅,收拾好準備回去。

  “都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張老師有些不放心的說。

  “不用了張老師,我們家很近的,我騎車一會就到了,您家離的遠,不用送我了。”李萱一邊說,一邊騎上自行車,跟張老師道別之后,騎起來飛一般的向家行進,姐姐懷孕在家,李萱不想去打擾她,想著離家雖然遠一點,但騎快一些,應該很快就能到。

  “真是個懂事的姑娘,要是我家姑娘也這樣該多好。”張老師感慨了一下,騎著自行車也離開了學校。

  李萱騎著自行車經過那片墓園,本來短短的一段路,今天忽然變得有些漫長,李萱拼命的騎車,可是卻始終離終點還是有一段距離,李萱心里有些害怕,她停下車,環顧四周,路上一個行人也沒有。

  “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走不出去了?”李萱望著漆黑的四周,心里十分懼怕,畢竟一旁就是墓園。

  四周不知何時慢慢的升騰起了一片霧氣,越來越厚,霧氣有些陰冷,李萱下意識的拉緊衣服,北方的冬天寒冷干燥,出現霧氣反而顯得有些不正常,前面的道路徹底被霧氣掩蓋。

  “就是你這小姑娘,每天都吸走我這里的陰氣嗎?”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李萱的背后響起,李萱急忙回頭,卻沒看到任何人。

  “你是誰,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李萱感覺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周圍的霧氣更重了。

  “哦?這么說你是無意識的?看來你還不知道自己的特殊之處,藏在你玉佩里面的朋友,不打算出來一下嗎?是準備等我出手嗎,”蒼老的聲音繼續說道。

  “我沒有吸走你說的陰氣,這個玉佩是我奶奶留給我的,不能給你,求求你放我走吧。”李萱以為對方要搶他的玉佩,便苦苦哀求道。

  “既然你不愿意出來,那這個小姑娘,我就留下來了。”霧氣中忽然出現很多模糊的手影,向李萱襲來。

  “嗡”李萱胸前的玉佩發出一道白光,一個中年男子出現在李萱身旁,一揮手一面小銅鏡出現在手中,大喝一聲:“清月境。”鏡子發出一片白光,靠近李萱的手影紛紛消散。

  “你又是誰!”李萱驚異的問道,雖然她平時膽子很大,可是這時候開始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怎么玉佩里會飛出一個人來。

  “我是受你奶奶囑托保護你的人,你不必害怕。”顯現的人正是吞寶妖,迫于形勢他沒辦法不出來。

  “你將我逼出來,自己卻不肯現身,難道是在等我出手嗎?”吞寶妖看著墓地方向,神色凝重的說道,對方沒有回答,霧氣依然繚繞,圍繞著二人,吞寶妖將李萱護在身后。

  “清月境,極!”吞寶妖手中的清月境,發出一道光柱,向著墓地激射而去。“砰”的一聲,光柱消散不見了,吞寶妖眼中閃過一絲驚異。

  “怎么這么沉不住氣,我只是好奇你這樣的大妖,不,應該說元氣受損的大妖,隱藏在這小姑娘身旁,難道是為了她的通靈體嗎?”霧氣慢慢退去,在吞寶妖不遠處聚集成一個模糊的老者模樣。

  “閣下也不是泛泛之輩,隱藏在墓園,又用迷陣困住我們,卻只敢露出一個幻象跟我交談,難道是我怕滅了你?”吞寶妖反唇相譏道。

  “哈哈,你還沒有這個本事,起碼現在這個狀態沒有。”幻象老者笑道。

  “好大的口氣!”吞寶妖目露兇光。

  “我不想與你為敵,但也并不是怕你。”

  “哦?那你困住我們,又有何意圖?難道不是沖著李萱來的?”,

  “我所圖并不在這個小姑娘,但也不便對你說,不過既然遇這小姑娘,也算是一個際遇,放過有些可惜。”老者盯著李萱說道。

  “那就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吞寶妖知道對方實力強勁,但是李萱的安危是他的責任,容不得他退縮。

  “我說了不想與你爭斗,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老者問道。

  “哦?交易?說來聽聽。”吞寶妖一邊說,一邊盤算著,如何沖破這迷陣。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535490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华夏论坛赚钱 如何网络兼职赚钱 中国最大的论坛 经典街机电玩捕鱼游戏 956美人捕鱼棋牌 广西福彩快3开奖结果今天 新天地棋牌游戏官网? 闲来安徽麻将下载安卓版 广东好彩1什么时候买 25选5开奖结果 安徽 资产配置私募基金配置比例 棋牌游戏软件多少钱? 私募资产配置类基金管理人 麻将机设置136张 … 捕鱼达人大全游戏 微信10元投资赚钱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