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九章 善后

第九章 善后


  李燕跟李磊早些時候,被村里的一個老中醫用針灸救醒,劉芬詢問李萱到哪里去了兩個人都說不上來,這下可急壞了全家人,李平發動親戚朋友,好友相鄰,到處去找,一夜下來都沒有結果,一直找到深夜,村民相序回家,剩下的親朋好友也都無功而返,勸說李平天亮再去找,這黑燈瞎火的,根本沒辦法找人,李平謝過眾人,劉芬還想去找,被李平攔住。

  “這外面漆黑一片,你去哪里找,你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嗎?”李平吼道。

  “那就不去找了嗎?那是你女兒啊。”劉芬焦急的說道,她這一激動,頓時感覺頭暈目眩,跌坐在地,眼淚不停的掉下來,這婆婆剛去世,女兒又找不見,這一波接一波的事,讓她有些崩潰。

  “誰說我不找了,可是現在沒辦法去找啊,就你跟我,就是跑斷腿也沒什么用,天一亮,我們再去找,我已經報警了,警察說失蹤人口要24小時才立案。”李平安慰道,趕忙走過去,想扶起劉芬,可劉芬卻擺了擺手。

  “李燕,你們是怎么暈過去的。”劉芬轉過頭來質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吃著飯就覺得一陣頭暈,就暈過去了。”李燕急忙說道。

  “李磊,你說!”劉芬臉色鐵青的問道。

  “我好像是聞到什么味道才暈過去的,我暈過去的時候妹妹還在。”李磊急忙辯解,他確實看到李萱就在自己身旁,就在這個時候,吞寶妖帶著李萱一路狂奔,回到了李莊,此時已經是夜里三點,他一躍落在李家屋頂上,看到堂屋有人,便沒有落到院子里,而是靜靜的聽著李平一家人談話。

  “為什么單單李萱不見了,你做哥哥的怎么連妹妹都看不住。”李平在一旁責怪道。

  “我自己都暈過去了,怎么看著妹妹,說不好妹妹暈在家里什么位置了!”李磊腦子一直抽,說出這樣一個蹩腳理由。

  “虧你說的出來,那就給你來個順水推舟。”奪寶要有些哭笑不得,他伸出手一指院落,一只老鼠從院子中,順著墻壁爬到屋頂,來到奪寶妖身旁。

  “去!”吞寶妖手一揮,老鼠向著屋子的一個角落跑去,不一會,只聽“噼里啪啦”一道火光,李平聽了李磊的話剛要發作,家里的燈忽然熄滅。

  “怎么回事李平,你去看下是不是跳閘了!”劉芬說道,李平起身找了一個手電走了出去,這時候吞寶妖趁著黑暗,一躍飛進了先前田青玉的屋子,將李萱放在床邊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為了救你我耗損不少,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希望別再有什么麻煩。”吞寶妖化作一陣青煙回到了遮云佩里面。

  “汪汪汪”李家的大黃狗覺察出有東西進了田青玉以前住的屋子,向著南邊的屋子不斷的狂吠。

  “別叫了!李萱不見的時候怎么不見你叫!”劉芬呵斥道,脫下鞋子扔了過去,大黃狗嚇得一個機靈,跑回窩里。

  李平查看一番線路,在總閘旁邊,看到一個死老鼠,身上的毛發有些燒焦,這個開關盒已經老舊了上面的蓋子都不見了,老鼠去咬保保險絲,導致短路,老鼠也被電死,隨后李平回到家中拿上工具,接上保險絲,家里又恢復了明亮。

  “李磊,你剛才說李萱暈在家里了?那我們怎么沒找到”李平臉色有些難看,剛才家里都找了,沒看到人,李磊說這話明顯是胡說八道,

  “爹,我是說有可能,或許你沒有仔細找,剛才阿黃一直朝著奶奶那屋叫,妹妹,說不定.....”李磊急忙辯解。

  “住嘴,你天天不學好,嘴里沒個實話,我去南屋看看,要是沒有,看我怎么揍你。”李平的火氣一下子升起來,吼道,李磊嚇的趕忙閉嘴。

  “李萱!”李平走進南屋,打開環視一周,正好看到角落里露出一只腳丫的李萱,急忙走過去,看到暈在哪里的李萱,滿臉的驚喜。

  “找到了,找到了!李萱在這!”李平一邊喊,一邊把李萱抱起來,放在床上,劉芬聽到李平的叫喊,精神一震,掙扎的站起來,向南屋跑去。

  “我就說在家里嘛.”李磊在背后小聲的嘀咕。

  李萱找到了一家人都很高興,兄妹三人為什么會暈倒,李萱為什么會出現在南屋,為什么之前沒有發現,這些問題雖然沒有答案,但卻都不重要,三個孩子沒事,對于李平來說就是最好的事,虛驚一場,李萱醒來之后,李平也沒問出想要的答案,李萱也記不清發生了什么,她沒敢說自己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因為她覺得那可能是自己做的一個夢。

  后面幾天李平都在操辦田青玉的葬禮,他按照老人的要求,沒有立碑,也沒有留墳丘,只是李平堅持不讓田青玉的名字寫上族譜,跟家族的長輩起了沖突,劉芬也不明白,跟李平吵了幾次,可是最后大家都沒有扭過李平,他也因此被冠上一個“不孝子”的名頭,李平心里苦,但是說不出來,這是老娘最后的心愿,他也想不遵從,可是每當這時候,腦子里總是出現田青玉的叮囑,無奈之下,只能偏執的去做。

  “李萱的眼睛已經摘除了,但是也不能總帶著一個眼罩吧。”劉芬看著李萱,心里有些難過。

  “我準備帶李萱,去一趟市醫院,找下孩子大姑父,看能不能給買一個仿真眼。”李平也考慮到這一點,李萱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她以后上學怎么辦。

  “恩,去買一個好一點的,今天二大爺又來咱家了,問關于族譜的事。”劉芬說道最后聲音漸漸小了。

  “不上族譜,我說的,誰把我娘名字寫上去,我跟他沒完!”李平面色一黑說道,劉芬不再言語,在這件事上,李平鐵了心一般。

  李平帶著李萱來到市醫院,通過李萱的姑父,找到一個賣假眼的醫療機構,醫生根據李萱的年齡,挑選了一個合適仿真的眼睛,幫忙給李萱裝上,可能因為有些難受,李萱不時用手去揉眼睛。

  “這種眼睛,看上去跟真眼睛差別很小,孩子剛戴上或許有些不適應,不過很快就能適應的。”一個穿白大褂的醫護人員說道。

  “謝謝您了。”看著李萱雖然左眼有些木然,但是比之前的眼罩強了很多。

  “這個仿真眼多少?”李平問道。

  “這個仿真眼是我們這里最好的仿真眼,材質最好,堅固輕便,不會變形,價格略高一些,要800塊。”醫生在一旁賣力的介紹。

  “這個確實不便宜。”李平心里咯噔一下,他一個月的工資才1800,這么一個小小的仿真眼就要價800。

  “你也可以買便宜一點的,只是材質不好,跟真眼差異大,孩子帶不太舒服。”醫生面色有點不悅,緩緩說道。

  “不用了就這個吧。”雖然價格不菲,但是李平咬咬牙還是付了款,李萱失去眼睛這件事,讓他心里十分內疚。

  聽醫生講述了如何護理假眼的知識,拿了一些仿真眼消毒用的藥品,李平帶著李萱,趕到車站時,已經只剩下末班公交車,一路顛簸回到了村子南面的站點,這時候天已經黑了。

  到李平家的路上,要路過一個很大的墓地,里面大大小小的墳丘很多,有些墓碑已經殘破,黃土下已經不知埋葬了多少代人,荒草中,有幾棵柏樹,歷經風雨,在黑暗的墓地中,像黑色的扎龍一般,顯得十分陰森,李平抱著李萱從旁邊走過,一股陰冷的氣息涌向李萱,忽然像海綿吸水一般,被李萱吸進身體。

  “咦,這是!”遮云佩里的吞寶妖驚奇的說道。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54281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科乐长春麻将对宝窍门 山西麻将扣点点手机挂 25选5怎么没了 _百家乐论坛 pk10不同平台对 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3d对应码的秘密 好运彩彩票网app 四肖期期中准天天中码 九星福州麻将安卓版 巴萨最近一次欧冠冠军 大地棋牌唯一 股票型指数基金 星游娱乐棋牌 福彩东方6十1专家杀号 网络赚钱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