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我與妖靈 > 第七章 田青玉的遺愿

第七章 田青玉的遺愿


  煤礦上的工人最終還是沒有救上來,李平看著那些平日里鮮活的人,轉眼就失去了生命,心中十分愧疚,如果自己在可能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晚飯也沒吃下,李平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著煙,忽然電話響起。

  “李平,咱娘讓你明天無論如何回來一趟,她說有事情要交代你,昨天跟我說,我給忘了。”劉芬在電話那頭說道。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回去。”放下電話,李平眉頭一皺,他隱約的感覺要有事情發生,他起身走出屋子,去找李立國安排明天的工作。

  “李立國呢?”李平來到李立國的屋子,沒看到人,就找了一個工人問道。

  “李立國在那個屋里。”工人指了指胡媚的工棚說道,臉上露出一個鄙視的神情。

  “立國,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找你!”李平走近屋子,聽到了一些靡靡之音,咳嗽了一聲,大聲說道。

  “李礦長,什么事?”李立國衣服有些凌亂的跑出來說道。

  “你自己注意點,影響不好,你看看你現在像什么樣子?”李平有些不悅的說道。

  “我又沒做什么,你別聽別人瞎說。”李立國辯解道,扯了扯雜亂的上衣。

  李平將煤礦要做的善后工作給李立國交代了一番,轉身回自己的屋子去了,李立國又反身回到胡媚的屋子,只是他自己沒有發現,自己的臉色又蒼白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李平就離開了煤礦,火急火燎的趕回家,老人此刻正躺在床上,眼睛緊閉,仿佛還在睡覺,一旁的劉芬偷偷的掉了幾滴眼淚,老人看上去又蒼老了很多,這才隔了兩天,李平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接著他快步走到老人身旁。

  “娘,我回來了,您怎么了?”李平一下子跪在床邊,老人聽到李平的呼喚,才慢慢的轉醒。

  ”李平,我感覺我的時日不多了,我有兩件事要交代你。“田青玉有些虛弱的說道,抬起手摸了一下李平的頭。

  “怎么回事,前兩天咱娘不是還好好的嘛,怎么一下子就會這樣了!”李平轉過頭問道,語氣中帶著一絲慍怒。

  “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叫咱娘吃飯,發現她這樣,我本來想打電話,咱娘不讓,說你一會就回來了。”劉芬有些委屈的說道。

  “李平,生老病死是人之常理,你用不著這樣,你們兩個先出去一下,我有事交代他。”田青玉揮了揮手說道。劉芬帶著李萱隨后離開了房間。

  “我交代你的事,你記好了,第一,我死之后,不準立碑,不準有墳丘,不要將我寫上族譜,無論誰勸,也不能變。”田青玉說道。

  “娘,為什么要這樣,是兒子哪里不孝嗎?”李平一聽這些急忙問道,這些事情可是不孝的行為。

  “你很孝順,娘也是迫不得已,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千萬不要跟別人說,記下了嗎?”田青玉伸過手抓住李平的手,有些氣急的說道。

  “娘,您別動氣,兒子,記下了,記下了。”李平說著便哽咽了,他本是一個剛毅的男人,此刻竟然淚流不止。

  “第二,你懷中的玉佩,給李萱帶上,讓她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能取下來,李萱長大了或許能有一天告訴你答案。”田青玉看著李平,目光中盡是不舍。

  “娘,您說的我都辦,您會沒事的。”李平握緊田青玉的手,哭的像個孩子一樣。

  “劉芬,李萱進來吧。”田青玉說道,她的目光已經開始模糊,松開了李平的手,又伸手好像要去抓什么。

  “奶奶,奶奶!”李萱看到田青玉伸出的手,想去抓,可是田青玉的手忽然垂下。

  “就這樣走了么?哎!”李平懷中古玉內發出一聲嘆息。

  屋內哭聲不斷,街坊鄰居都聞聲趕來,田青玉的離開似乎很突然,好在親戚家屬都及時來幫忙,很快田青玉的后事就操辦起來,正在學校上課的李磊跟李燕也被叫了回來,李平母親去世的消失傳到煤礦上,昔日受到李平照顧的工人,都自發的決定去祭拜。

  “終于死了,今天晚上咱們就動手!”林嘯激動的說道,胡媚在床上伸了一個懶腰,一下子跳到林嘯的背上。

  “晚上等我把我的晚飯吃了,咱們再去,他可是沒少占我便宜!”胡媚邪魅一笑。

  “他都被快被你吸干了,這便宜占的命都快丟了!”林嘯有些鄙夷的說道。

  “我就知道你吃醋了,這送上門的食物,我想推也推不掉啊!”胡媚說完,輕輕一躍落在地上,身上的連衣裙隨后也落在地上,林嘯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欲火難捱,低吼一聲,一把拉過胡媚。

  “李平,你吃點東西吧。”劉芬將一碗飯端到李平面前,可是李平擺了擺手,跪在那里,滿臉的悲痛。

  “李萱,李磊,李燕,你們也去吃點東西吧!”劉芬說道,跪在靈柩前的兄妹三人才起身,李萱有些不舍,被劉芬瞪了一眼,這才準備走出去。

  “二妮,你等一下。”李平忽然喊道,他從脖子上取下之前田青玉給他的那個古老的玉佩要交給李萱。

  “爹,這是奶奶給你的玉佩,你給我做什么?”李萱不解的問道,沒敢去接。

  “你奶奶的遺愿就是把這個玉佩給你,你要一直帶著它,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能取下來,知道了嗎?”李平表情嚴肅且鄭重的說道,李萱接過并點了點頭。

  ”爹,奶奶有沒有交代你留什么東西給我啊?”李磊看到妹妹有玉佩,心中不免有些嫉妒,急忙問道。

  “有,你奶奶交代了,你不好好學習,以后家里的幾畝地就都留給你了。”李平看了一眼李磊,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李磊是家中長子,都16歲的人了,學習成績很差,只會貪玩。

  “你們都快去吃飯吧,李萱把玉佩帶上。”劉芬看到李平的不悅,急忙說道。三個孩子也知趣的走了出去。

  李萱帶上玉佩的時候,玉佩內的吞寶妖感受到一絲異樣,偷偷的放出一絲妖力,探查了一番李萱。

  “通靈體!原來你是怕有人打你這個孫女的主意,田青玉,你這個后人還當真有個不得了的先天體質,這要是在妖界,恐怕四大妖王都有想法了。”吞寶妖在玉佩中幻化出一方空間,在里面悠然自得,此刻坐在一個桌前,正在擦拭一面小小的銅鏡。

  “不好,這田青玉算計我,恐怕這一紀不好挨過,他這么急于讓我發誓,看來是遇到什么強敵了,該死,恐怕她一死,這仇家就要找上門了,我當時怎么就答應了!”吞寶妖大叫一聲,手中的銅鏡落在桌上,一臉的后悔。

  “妹妹給我看看這玉佩怎么樣!”李磊伸出手來說道。

  “別給他看,哥,你沒聽爹怎么說的,無論什么時候也不能摘下來,你要看,讓二妮兒拿著你看!”李燕拍掉李磊的手說道,李燕被李磊小1歲,做事上比李磊細心穩重,也更疼愛李萱這個妹妹。

  就在三人看玉佩的時候,屋外兩道黑影,偷偷的起身。‘呼……’黑影從口中噴出一股青煙,兄妹三人只感覺頭暈眼花,紛紛暈了過去。

  “麻煩來的真快!”吞寶妖感受到外界的妖氣并眉頭一皺說道。


  (http://www.hpimmt.icu/74_74693/954872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pimmt.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福彩20选8选号技巧方法 王者电玩城大厅 大地棋牌官方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开奖间隔 管家婆今期免费资料 下载贵阳微乐麻将 北京pk赛车官方平台 腾讯欢乐捕鱼能赚钱吗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下载大全 安徽25选5开奖查询 龙王捕鱼技巧 绝对 三分彩如何看规律 中国福利彩票上海天天彩选4 王中王精选全年三十码 宝博棋牌app官网下载安装 11选5怎么玩